遼寧作家網(wǎng)原網(wǎng)站入口
人工智能寫(xiě)作背離了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精神
來(lái)源:《光明日報》(2024年06月22日09版) | 作者:  時(shí)間: 2024-06-25

  【面面觀(guān)·人工智能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shuō),人工智能寫(xiě)作指向的是一種“無(wú)人”的文學(xué),而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恰好是一種生成于交往互動(dòng)中的文學(xué)。在此意義上,人工智能寫(xiě)作背離了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精神,造成了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終結。

  人工智能寫(xiě)作似乎給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發(fā)展帶來(lái)了新的可能。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往往是模式化甚至是套路化的,人工智能顯然擅長(cháng)這種套路化寫(xiě)作,在此意義上,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作家也許可以借助人工智能實(shí)現寫(xiě)作的升級進(jìn)化。實(shí)際上,在此之前,已經(jīng)有作家開(kāi)始使用一些帶有智能屬性的寫(xiě)作軟件來(lái)減輕工作量。由此,人工智能寫(xiě)作也許會(huì )促使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走向機器化的大工業(yè)生產(chǎn)階段。不過(guò),在我看來(lái),人工智能寫(xiě)作也許會(huì )導致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走向終結。這里所說(shuō)的終結,并不是人們通常理解的那樣,即人工智能寫(xiě)作可能會(huì )代替當下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讓網(wǎng)絡(luò )作家失業(yè),而是說(shuō)人工智能寫(xiě)作破壞了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網(wǎng)絡(luò )文化精神,有可能讓盛極一時(shí)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變成曇花一現的文學(xué)現象。

  這里涉及對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屬性的認識,什么是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呢?學(xué)術(shù)界雖然研究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二三十年了,但人們對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屬性的認識仍然是模糊、搖擺的,很多時(shí)候仍然是以書(shū)面文學(xué)觀(guān)念來(lái)理解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在我看來(lái),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是活態(tài)文學(xué),是互動(dòng)的文學(xué)、現場(chǎng)的文學(xué),這是它跟那種靜觀(guān)的、客體化的書(shū)面文學(xué)的本質(zhì)區別。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是在互聯(lián)網(wǎng)的次生口語(yǔ)文化語(yǔ)境中成長(cháng)起來(lái)的文學(xué),當然帶有一定的書(shū)面屬性,不過(guò)更重要的是它類(lèi)似口頭文化的活態(tài)屬性。在當下,隨著(zhù)社交媒體對日常生活的深入影響,以及“Z世代”成為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活動(dòng)的主力軍,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活態(tài)屬性就更加明顯了,比如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中興起的本章說(shuō)就充分表現了這一點(diǎn)。所謂本章說(shuō),也就是段評,它是彈幕文化在文學(xué)中的移植。在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的每一段文字后面都有一個(gè)評論區(本章說(shuō)),讀者聚焦在其中討論劇情,吐槽人物,給角色配音,甚至二次創(chuàng )作?,F在的讀者特別喜歡討論,總是邊看故事邊討論,文學(xué)變成了一種在持續的聊天互動(dòng)中展開(kāi)的活動(dòng),一些讀者甚至因為追看本章說(shuō)而忘記了故事情節,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的閱讀也出人意料地變成了慢節奏欣賞,這充分發(fā)揮了活態(tài)文化的特點(diǎn)。

  人工智能寫(xiě)作體現的顯然不是這種文學(xué)原理,實(shí)際上,在骨子里,它遵循的仍是書(shū)面文學(xué)觀(guān)。借助海量數據、強大的算法與算力,人工智能寫(xiě)作試圖囊括與加工它能涉及的所有文本數據,進(jìn)行深度學(xué)習,在此基礎上生成一個(gè)作品,這是一種結構主義式的訴求。我認為它與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這種活態(tài)文化有三點(diǎn)區別。

  首先,生產(chǎn)模式不同。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生產(chǎn)是立足于交往的,也就是說(shuō),相對傳統的書(shū)面文學(xué)來(lái)說(shuō),存在生產(chǎn)先于交往與交往先于生產(chǎn)的區別。對書(shū)面文學(xué)來(lái)說(shuō),或者人工智能寫(xiě)作來(lái)說(shuō),它是生產(chǎn)先于交往,即先把作品生產(chǎn)出來(lái),然后人們以作品為中心展開(kāi)交往。然而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卻是交往先于生產(chǎn),它是在交往互動(dòng)中生產(chǎn)出來(lái)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以連載形式展開(kāi),在討論中不斷延伸,由于本章說(shuō)的影響,未完成的作品類(lèi)似于一個(gè)話(huà)題,網(wǎng)友們圍繞這個(gè)話(huà)題交往互動(dòng),這些互動(dòng)實(shí)踐本身也成了文藝內容,以話(huà)題為契機,源源不斷地生產(chǎn)出來(lái)。這也導致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總是動(dòng)態(tài)化的,書(shū)面文學(xué)與人工智能寫(xiě)作指向一個(gè)靜止的、難以改變的客體(作品),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卻是在動(dòng)態(tài)中不斷生成的。

  其次,消費模式不同。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是活態(tài)文化,作品的閱讀是重要的,但現場(chǎng)的互動(dòng)討論也非常重要。廣泛的互動(dòng)實(shí)踐本身成為文藝消費的一部分,直接改變了審美經(jīng)驗,它可以加深、刪改或消除原作效果,比如原作的情節是悲劇性的,但由于網(wǎng)友大量的討論吐槽,可能生成了喜劇性效果,反之也成立。這就表明,我們對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理解,應走向一種大文學(xué)觀(guān),將作品與交往互動(dòng)都看成文藝內容。從讀者的消費動(dòng)機來(lái)看也是如此,他們以前是“追文族”,現在變成了“追評族”,不僅看故事,也熱衷看評論,積極參與評論互動(dòng)。更重要的是,作品與交互實(shí)踐并不是機械地疊加,而是隨著(zhù)故事情節的展開(kāi)而不斷纏結在一起。顯然,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消費模式類(lèi)似于口頭傳統。對口頭文化的研究需要擺脫文本觀(guān)念,強調現場(chǎng)、互動(dòng)、語(yǔ)境等要素。如果我們剝離這些現場(chǎng)與互動(dòng)要素,就好比是將沙灘上的嬉鬧變成了足跡,當時(shí)現場(chǎng)的氛圍、嬉戲、聲音,全都消失了。這也涉及對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評價(jià),僅僅是從作品本身來(lái)評價(jià)是不夠的,一些作品質(zhì)量或許不高,但它引起的現場(chǎng)討論可能會(huì )非常精彩。

  當然,如果我們把人工智能文學(xué)作品放到網(wǎng)上,它也會(huì )引起人們一定的討論,但其中的生產(chǎn)與消費模式是不同的,這跟把傳統文學(xué)作品直接搬到網(wǎng)上閱讀是一樣的邏輯,這并不是真正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更重要的是,現場(chǎng)的互動(dòng)實(shí)踐不會(huì )對這部作品本身產(chǎn)生任何作用,也就是說(shuō),互動(dòng)討論與作品的生成無(wú)關(guān),與作品的內在結構無(wú)關(guān)。這就涉及下面進(jìn)一步探討的內容。

  最后,從作品本身來(lái)看,其內部結構、文學(xué)屬性也因交互活動(dòng)而發(fā)生了重要變化。比如現在所謂的數據庫文化,實(shí)際上就是交互實(shí)踐對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作品的深層影響。由于人們特別喜歡討論互動(dòng),網(wǎng)絡(luò )作家開(kāi)始有意識地埋梗,營(yíng)造段子,不再追求宏大的情節線(xiàn),而著(zhù)眼于經(jīng)營(yíng)一個(gè)個(gè)劇情點(diǎn),這就生成了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內部的馬賽克效果。與此同時(shí),這種交往互動(dòng)也讓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變得話(huà)題化了,作者喜歡在里面制造話(huà)題,甚至故意打錯字,以便引起讀者的討論和吐槽。實(shí)際上,在社交媒體語(yǔ)境中,外部的讀者不斷介入到故事內部,打破了二次元與三次元的界限,形成了文學(xué)的2.5次元時(shí)代。文學(xué)的這些重要改變,顯然是人工智能作品難以做到的,因為它恰好以其智能屬性擺脫了這種交互實(shí)踐,它強調的是機器運作而不是人際交往。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shuō),人工智能寫(xiě)作指向的是一種“無(wú)人”的文學(xué),而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恰好是一種生成于交往互動(dòng)中的文學(xué),前者體現更多的是文本間性,是文本的自我生產(chǎn),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更多體現的是主體間性,是人與人的交流,兩者在文學(xué)屬性上相背離。在此意義上,人工智能寫(xiě)作背離了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精神,造成了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終結。

 ?。ㄗ髡撸豪钘钊?,系華中師范大學(xué)文學(xué)院教授)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