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作家網(wǎng)原網(wǎng)站入口
銳意創(chuàng )新 別開(kāi)生面
來(lái)源:文學(xué)報 | 作者:白 燁  時(shí)間: 2024-06-18

  在近期紛至沓來(lái)的鄉土題材小說(shuō)中,老藤的長(cháng)篇新作《草木志》,因有不少銳意十足的藝術(shù)出新,讀來(lái)令人眼前一亮。我覺(jué)得這部《草木志》,無(wú)論是從老藤個(gè)人的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來(lái)看,還是從鄉土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的方面來(lái)看,都帶有某種標志性,特別值得人們予以關(guān)注。

  我一直覺(jué)著(zhù)我們的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存在著(zhù)一個(gè)普遍性的問(wèn)題,即疏于精心描寫(xiě)人物形象,缺少光彩照人的“典型環(huán)境里的典型人物”。小說(shuō)是以人物為中心,來(lái)構筑故事,表現主題,反映生活的。對于鄉土題材的小說(shuō)來(lái)說(shuō),寫(xiě)好人物尤為重要。當代鄉土題材寫(xiě)作的小說(shuō)大師趙樹(shù)理、周立波、柳青等人,都是把人物當做現實(shí)生活的主角,時(shí)代情緒的符號來(lái)看待和打造的。他們筆下的人物都活靈活現,栩栩如生??梢哉f(shuō),鮮活又獨特的人物形象支撐著(zhù)他們的小說(shuō),成就了他們的寫(xiě)作,使他們的作品成為了文學(xué)經(jīng)典。我覺(jué)得我們需要向他們學(xué)習的地方很多,寫(xiě)好人物,塑造典型,可能是最為重要的一個(gè)方面。

  老藤的長(cháng)篇新作《草木志》,讀來(lái)清新引人,讓人感到新奇的,有很多方面。從我最為深刻的印象來(lái)看,主要是在三個(gè)方面別具匠心,卓顯優(yōu)長(cháng)。

  首先,作品以寫(xiě)人見(jiàn)長(cháng),塑造了眾多堪稱(chēng)典型的人物形象。作品在一開(kāi)始寫(xiě)到“我”的政策研究室的同事時(shí),無(wú)論是鄭高,還是老雷,都性格鮮明,有聲有色。而寫(xiě)到“我”被派駐墟里村之后,從副鎮長(cháng)老畢到幾位村干部,方姓與石姓的兩家,以及墟里的“一金三老”,無(wú)不是人人自有性情,個(gè)個(gè)形象鮮明,讓人們突出地感受到不同性格的碰撞與相互關(guān)系的紛雜。

  在作品的眾多人物里,更為獨特也更有光彩的,當屬綽號“哨花吹”的彭震天。彭震天是十里八鄉有名的喇叭匠,因喇叭吹得好又能說(shuō)會(huì )道,人送綽號“哨花吹”。墟里村因方家、石家兩大陣營(yíng)相互斗氣,互不相讓?zhuān)恢边x不出村主任。在畢副鎮長(cháng)的力薦下,哨花吹被選為村主任。在面對和處理一些“老大難”問(wèn)題的過(guò)程中,哨花吹顯示出了他由較高的綜合素質(zhì)構成的非凡能耐,這里既有民間藝人的親民,又有農民智者的聰慧,既有鄉村鄉賢的公正,還有農村干部的責任。多種才力的混合和不同元素的交織,構成了哨花吹這個(gè)人物獨特的精神氣質(zhì)??梢哉f(shuō),這些都使哨花吹成為墟里村當仁不讓的“關(guān)鍵人物”的同時(shí),也使他成為當代文學(xué)形象中別樹(shù)一幟的“這一個(gè)”。

  第二,小說(shuō)由駐村干部的所經(jīng)所見(jiàn),真切揭示了當下農村的另一種現實(shí)。作品里的“我”,原本是帶著(zhù)“必須有基層工作的經(jīng)歷”的目的來(lái)墟里村“補課”的。但到了墟里村之后,看到的和遇到的,都大大超出了自己原有的預想。墟里村的方家和石家是兩個(gè)有影響的大家族,從老一輩鬧矛盾延續下來(lái),兩個(gè)家族之間的新舊仇怨不予解決,矛盾就無(wú)法消除。長(cháng)期浸淫于鄉間社會(huì )的“哨花吹”,懂得農村生活的特有規律,深諳農民群眾的內在心理,也善于發(fā)現問(wèn)題和抓取要害。他在與“我”交談時(shí),就曾提出要“想做事,先去蛇”的見(jiàn)解。當了村主任之后,把解決方、石兩大家族難以調和的矛盾當成主要的“抓手”。而做好人的工作,理順人際關(guān)系,疏通心理障礙一類(lèi)的人的思想工作與社會(huì )治理工作,不僅至為重要和關(guān)鍵,而且更為艱難和艱巨。某種意義上說(shuō),這種人的思想工作與社會(huì )治理工作,是一些鄉村改變面貌和走向振興的必要前提和重要基礎?!恫菽局尽吩谶@一方面,以切實(shí)的故事和生動(dòng)的敘述,對此作出了十分形象的揭示與令人信服的詮釋。這是這部作品與其他同類(lèi)題材作品不同的一個(gè)顯著(zhù)特點(diǎn),也是這部作品在鄉村現實(shí)的揭示上別有發(fā)見(jiàn)的一個(gè)重要方面。

  此外,《草木志》以草木為描寫(xiě)對象,內含多重意蘊。作品在內容上和敘述上最為明顯可見(jiàn)的特點(diǎn),是以草木為描寫(xiě)對象,既以植物為章節,又以花卉比喻人。植物在這里,不再只是人的陪襯、環(huán)境的點(diǎn)綴,而是與人關(guān)聯(lián)密切,須臾不可分離。在作者的筆下,墟里村的“顯花植物”,不僅有“感知機能”,而且與人的關(guān)系“微妙玄通”。體現得最為突出的,是其脾性與人的秉性的相近與相似。在這植物與人物的聯(lián)通與對應中,作者不僅以“草木若人,孰能無(wú)情”,顛覆了“人非草木,孰能無(wú)情”的傳統認知,還以把植物當成另一存在主體,顯示了包含植物在內的大世界觀(guān),大歷史觀(guān)。這些不僅為人物塑造提供了新的經(jīng)驗,也為看取生活和描寫(xiě)現實(shí),拓展了更大的視野,開(kāi)辟了更廣的空間。

  《草木志》在內容與寫(xiě)法上的多方面的求新求變,是作者老藤在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上不斷突破自我的又一例證。老藤之所以在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上既有高頻率,又有高品質(zhì),原因與秘訣也正在這里。這里邊可能包含了許多成因與要素,但我以為,最為重要的,應該是充分了解、認真閱讀和深入研究包括動(dòng)植物在內的大千世界和總體現實(shí),把創(chuàng )作建立在這樣一個(gè)廣袤又立體、多維又全息的生活形態(tài)之上,這是《草木志》這部作品給予我們的一個(gè)重要啟示。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