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作家網(wǎng)原網(wǎng)站入口
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知識敘事應更具美感
來(lái)源:光明日報 | 作者:翟羽佳  時(shí)間: 2024-06-12

  作為人類(lèi)的認知經(jīng)驗與生存智慧的凝結,知識向來(lái)是構成文藝作品多元題材、情節邏輯、內涵底蘊等不可或缺的材料。事實(shí)上,知識本身就是一道審美景觀(guān),這份美感既體現在現實(shí)生活的實(shí)踐經(jīng)驗中,又內蘊于文學(xué)作品的字里行間。那些經(jīng)典文學(xué)作品,以一道道雋永的知識景觀(guān)回應讀者對知識美的期待,引領(lǐng)讀者在閱讀中探見(jiàn)歷史本貌、觀(guān)照生靈自然、指點(diǎn)人生迷津、窺見(jiàn)科技風(fēng)景、理解社會(huì )百態(tài)……從自然到社會(huì ),從歷史到當下,從現在到未來(lái),正是這些廣闊而博深的知識精粹所傳遞出的審美價(jià)值,影響著(zhù)一部文學(xué)作品的認知格局與思想厚度。

  近年來(lái),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書(shū)寫(xiě)凸顯出知識性趨向,各種類(lèi)型的知識進(jìn)入小說(shuō)的故事內容、人物對話(huà)。創(chuàng )作者們常用各行各業(yè)、豐富多彩的知識來(lái)建構文本世界吸引讀者,如以生活常識、職業(yè)行業(yè)等社會(huì )百科見(jiàn)長(cháng)的現實(shí)題材,以史實(shí)典故、戰爭謀略、英雄往事的歷史知識來(lái)吸睛的歷史題材,以案件刑偵、邏輯推理等獵奇知識為主體的懸疑題材等。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中的知識書(shū)寫(xiě)滿(mǎn)足了讀者的認知需求,體現了當下知識理性的時(shí)代認同與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融合。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知識書(shū)寫(xiě)在智性層面拓寬了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的思維與視界,使得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景觀(guān)更為廣闊。但與此同時(shí),也導致大量不經(jīng)成熟思忖和藝術(shù)加工的“知識炫技”創(chuàng )作現象出現。

  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領(lǐng)域的“知識炫技”是指在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以錯用、濫用、尬用的方式將知識內容強行插入文本中,破壞了字里行間理性與感性表達的協(xié)調秩序,讓作品的敘事性、審美性、文化性出現失衡。

  目前來(lái)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知識炫技”創(chuàng )作可以分為以下幾類(lèi)情況。一是憑空嫁接型的知識敘事。這在書(shū)寫(xiě)知識密集型工業(yè)、高科技產(chǎn)業(yè)等題材中表現較為明顯。有些作者在創(chuàng )作時(shí)單純考慮角色的設定,沒(méi)有對知識素材做到精選裁剪,致使作品中充斥著(zhù)大量憑空嫁接而來(lái)的“知識”,讓作品的知識書(shū)寫(xiě)淪為流水賬。如有的作品為了顯示人物的高度“專(zhuān)業(yè)”,作者羅列了諸多外行人絲毫看不懂的術(shù)語(yǔ),并且拋棄部分現實(shí)邏輯,一味迎合主角無(wú)所不能的角色設定,讓人物在經(jīng)過(guò)簡(jiǎn)單指點(diǎn)后就能迅速掌握一門(mén)復雜技能,惹得從事相關(guān)專(zhuān)業(yè)的讀者忍不住在評論區“吐槽”。這種單純?yōu)榻巧?wù)的夸張設定,損壞了科學(xué)知識的現實(shí)性和準確性。作者將筆墨投入一些無(wú)關(guān)痛癢的小技能上,流水賬般的“知識炫技”讓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變得“臃腫”“虛胖”,變得不堪重負,無(wú)法清爽起來(lái),更無(wú)法服務(wù)于作品的文學(xué)性建構,反而延緩了情節推進(jìn),過(guò)度的知識負擔犧牲了敘述流暢度,審美效果的不連貫也造成讀者的閱讀跳脫。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書(shū)寫(xiě)專(zhuān)業(yè)領(lǐng)域時(shí)應當建立在尊重知識和現實(shí)邏輯的基礎上,通過(guò)合理的藝術(shù)加工進(jìn)行角色設定,尊重文學(xué)美感的規律,這樣才能營(yíng)造真正有底蘊的閱讀體驗。

  二是混充仿抄型的知識敘事。由于創(chuàng )作意圖的不純粹,有些網(wǎng)文割裂專(zhuān)業(yè)知識,甚至張冠李戴、注水抄襲,不但沒(méi)有為塑造人物形象、提升作品內涵加分,反而徹底瓦解了文學(xué)作品的嚴肅內涵。比如有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作品將現實(shí)社會(huì )中即將突破或是正在突破的重大科技攻關(guān)項目直接搬入作品中,將現成體系的科技理論強行植入文本,并借著(zhù)知識科普的名頭,用廣告軟推送的形式為某個(gè)商品作宣傳,強力的商業(yè)特性已經(jīng)在本質(zhì)上損害了作品的文學(xué)底蘊。

  三是錯誤引用型的知識敘事。有些作者未經(jīng)嚴格考證、錯誤引用知識,犧牲了知識自身的價(jià)值屬性和啟發(fā)意味。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中歷史類(lèi)題材創(chuàng )作對作家的知識儲備、文化視野、歷史觀(guān)都提出更高的要求,若不經(jīng)細致考證細節,極易出現史觀(guān)不正、史實(shí)謬誤、格調低俗的失誤,導致歷史小說(shuō)失去“歷史感”。偏重想象虛構的架空歷史小說(shuō)也經(jīng)常出現文化常識謬誤,而以正史為依據的非架空網(wǎng)絡(luò )歷史小說(shuō),有的也出現對歷史事實(shí)和人物的“胡亂改寫(xiě)”,使得作品文化內涵減弱,如對歷史人物作“變形”的性格設定、改變歷史走向的牽強情節、無(wú)視客觀(guān)軌跡的戰事描摹,都與歷史真實(shí)背道而馳。

  無(wú)論是作為文體類(lèi)型的“知識文”“專(zhuān)業(yè)文”,還是作為內容元素的“知識敘事”,“知識+”作品已然成為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新現象和新經(jīng)驗。事實(shí)上,知識敘事的美感來(lái)自獵奇未知的愉悅和高級思維的嚴肅。創(chuàng )作者基于日常經(jīng)驗在大眾普遍陌生的“知識地圖”中尋找認識的“爽點(diǎn)”,“他域”的信息將讀者的未知具象化,帶來(lái)超現實(shí)情景中的知識體驗。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中的知識文、專(zhuān)業(yè)文生成了鮮活的行業(yè)話(huà)語(yǔ)系統,涌現了龐大的知識容量譜系。知識敘事的美感同樣也來(lái)自文本形式和內容的高度統一。但是,荒唐的“知識炫技”破壞了這種平衡。這些旨在“知識炫技”的創(chuàng )作應當反思如何在車(chē)水馬龍的創(chuàng )作市場(chǎng)中沉下筆墨,如何在嚴肅的知識理性中提升趣味標準,如何在一味追求快感中保證客觀(guān)、嚴謹、健全的智識判斷。

  不少的經(jīng)典文學(xué)作品融入了各種科學(xué)技術(shù)、社會(huì )風(fēng)俗、典章制度和人文歷史等專(zhuān)門(mén)知識,被公認為具有“百科全書(shū)”的價(jià)值。這些富含知識性的經(jīng)典文學(xué)作品因何能常讀常新,甚至產(chǎn)出“新語(yǔ)”“新知”?根本在于它們既抵達了知識書(shū)寫(xiě)的深處,又回應了藝術(shù)高度的召喚,也因它們始終將知識性、敘事性和審美性的統一奉為圭臬。

  傳統文學(xué)作家徐遲于1978年發(fā)表的《哥德巴赫猜想》是一篇堪比歷史文獻的文學(xué)作品,書(shū)寫(xiě)了數學(xué)家陳景潤的人生經(jīng)歷,在《人民文學(xué)》刊發(fā)后轟動(dòng)一時(shí),成為現象級的文學(xué)作品。單看題目也能猜到這篇作品與數學(xué)知識聯(lián)系密切,那么徐遲是如何通過(guò)知識書(shū)寫(xiě)來(lái)為作品增色的呢?

  首先是“知識化”的自我創(chuàng )作。作者不僅研習了很多費解難懂的專(zhuān)業(yè)數學(xué)知識,且與陳景潤本人深切接觸,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他逐漸懂得了數學(xué)的神秘魅力,理解了陳景潤的科研信仰,認同了他的價(jià)值堅守,完成了對知識的認知轉變。這份親身體察、來(lái)之不易的知識認知,不僅內化為作品創(chuàng )作的知識骨架,也令徐遲的書(shū)寫(xiě)態(tài)度更加真誠飽滿(mǎn)。

  但徐遲深知文學(xué)作品不是科普文章,更不是專(zhuān)業(yè)知識、主角履歷的堆砌,因而作家再將知識“審美化”,賦予知識文學(xué)性?!陡绲掳秃詹孪搿分械谝还?、第八節均有直接引用論文原文的部分。陌生費解的數學(xué)語(yǔ)言直接進(jìn)入文本卻沒(méi)有讓讀者感到隔膜,正是因為作家以純熟的文學(xué)表達和筆力構思破除了專(zhuān)業(yè)知識的距離屏障。如徐遲將論文的數學(xué)公式比作“動(dòng)人的篇頁(yè)”“人類(lèi)思維的花朵”“空谷幽蘭、高寒杜鵑、老林中的人參、雪嶺上的雪蓮”等。讀者讀到這些華美的比喻,撲面而來(lái)的就是數學(xué)知識的美感與學(xué)者理性的力量?!陡绲掳秃詹孪搿分?,徐遲用潛心鉆研的知識儲備、純凈飽滿(mǎn)的創(chuàng )作情感、詩(shī)意審美的文字表達,巧妙地解決了專(zhuān)業(yè)知識何以入文的難題。在他的筆下,數學(xué)知識被釋放出超凡脫俗的美感,讓讀者不由得對科學(xué)家和知識理性表達出崇敬之情。當前,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呼吁更多百科全書(shū)、史詩(shī)式的文學(xué)作品,這就需要創(chuàng )立符合知識敘事的趣味標準,達成知識和美的統一,將知識的書(shū)寫(xiě)融入人民生活之中,在準確考證、深刻學(xué)習的基礎上將專(zhuān)業(yè)知識進(jìn)行藝術(shù)加工轉化。

  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知識書(shū)寫(xiě)存在突出問(wèn)題,也面臨機遇。期待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者以文學(xué)承載現實(shí),以文心書(shū)寫(xiě)知識,以思想托舉作品,讓知識理性與人文情感、審美表達相互交融,創(chuàng )作出一批兼具知識性和趣味性的佳作。

 ?。ㄗ髡撸旱杂鸺?,系山東理工大學(xué)文學(xué)與新聞傳播學(xué)院副教授)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