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作家網(wǎng)原網(wǎng)站入口
文學(xué)批評是文學(xué)史的初稿
來(lái)源:文藝報  | 作者:汪 榮  時(shí)間: 2024-06-03

  在文學(xué)研究中,文學(xué)批評、文學(xué)史與文學(xué)理論三者密不可分,是“三位一體”的關(guān)系。如果說(shuō)文學(xué)史偏向歷史化,文學(xué)理論偏向哲學(xué)化,那么文學(xué)批評介于兩者之間,是借助文學(xué)理論的武器,發(fā)揮個(gè)人的批評才華,對當時(shí)歷史情景中的文學(xué)作品進(jìn)行的審美闡釋與價(jià)值判斷。因此,文學(xué)批評既體現了歷史的現場(chǎng)感,又體現了理論的思辨性。與此同時(shí),文學(xué)批評作為一種“論述”,本身包含了很強的“文學(xué)性”,具有獨立的藝術(shù)價(jià)值。

  從歷史化的視角來(lái)看,文學(xué)批評對于文學(xué)史建構具有重要價(jià)值和意義。新聞業(yè)有一句流傳甚廣的話(huà),叫作“新聞是歷史的初稿”,大意是今日之新聞乃是明日之歷史。模仿這個(gè)句式,我們可以認為,文學(xué)批評是文學(xué)史的初稿。對于文學(xué)史而言,文學(xué)批評對文學(xué)現場(chǎng)的參與,起到了促使文學(xué)作品“經(jīng)典化”的作用。正是文學(xué)批評所做的初步準備工作,才使文學(xué)史的書(shū)寫(xiě)變得相對簡(jiǎn)單和精確,從而促進(jìn)了文學(xué)知識的生產(chǎn)、傳播與接受。

  文學(xué)批評凸顯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歷史語(yǔ)境

  “歷史化”是近年中國當代文學(xué)研究的關(guān)鍵詞,是當代文學(xué)追求學(xué)科化和知識化的結果。與此同時(shí),“社會(huì )史視野下的中國現當代文學(xué)研究”也是當下文學(xué)研究的熱點(diǎn)。毫無(wú)疑問(wèn),近期的現當代文學(xué)研究正在努力突破文學(xué)的固有框架,不斷地與社會(huì )和歷史進(jìn)行對話(huà),而這正是現當代文學(xué)研究不斷深化的表征。

  文學(xué)史的研究,總是嘗試在總體性的視野中觀(guān)照文學(xué),盡量去還原真實(shí)歷史的現場(chǎng)。文學(xué)的歷史,不僅有作家的參與,還有讀者、批評家等其他人員的存在,他們共同構成了一個(gè)完整的文學(xué)生態(tài)和文學(xué)場(chǎng)域。在文學(xué)史的考察中,我們甚至會(huì )發(fā)現,那些邊緣作家和作品的線(xiàn)索,我們常常是從當時(shí)批評家的文章中得知的。因此,要還原文學(xué)史全景,就必須重視當時(shí)當地的文學(xué)批評。恰如王堯在《作為文學(xué)史研究過(guò)程的“歷史化”》中所說(shuō),“即時(shí)性的文學(xué)批評則是當代文學(xué)研究‘歷史化’的論述基礎”。

  文學(xué)批評之所以能構成文學(xué)研究“歷史化”的基礎,那是因為文學(xué)批評具有鮮明的“同時(shí)代性”和“現場(chǎng)感”。文學(xué)批評是批評家對同時(shí)代文學(xué)狀況的回應,體現了他們與文學(xué)現場(chǎng)的“貼身肉搏”,是用具體行動(dòng)參與的文學(xué)實(shí)踐,展演了文學(xué)認知的“具身性”(embodiment)。例如,新世紀以來(lái),各種對于文學(xué)現象和創(chuàng )作思潮的命名都有批評家的身影,如“底層文學(xué)”“非虛構寫(xiě)作”“新東北作家群”“新南方寫(xiě)作”等??梢哉f(shuō),正是批評家對文學(xué)現場(chǎng)的參與、發(fā)現與命名,提供了后續文學(xué)史寫(xiě)作的堅實(shí)基礎。

  文學(xué)作品并非孤立于時(shí)代,而是深深內嵌于時(shí)代、社會(huì )與歷史語(yǔ)境中。相對于作家而言,批評家既是文學(xué)現場(chǎng)的參與者,又是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旁觀(guān)者和評判者。文學(xué)批評是與時(shí)代同頻共振的,凸顯了文學(xué)場(chǎng)域的動(dòng)態(tài)性,體現了創(chuàng )作的歷史語(yǔ)境。文學(xué)批評與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一起,構成了一幅真實(shí)、鮮活與完整的歷史圖景。因此,在文學(xué)史研究中,一方面要注重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歷史,另一方面也要關(guān)注批評家、批評論述和批評史,兩者不可偏廢。

  文學(xué)知識需要進(jìn)行循序漸進(jìn)的積累

  作家的創(chuàng )作,是將自我的生命經(jīng)驗作為養料進(jìn)行的文學(xué)生產(chǎn)。批評家的論述,是以作家創(chuàng )作出來(lái)的作品為依托進(jìn)行的批評實(shí)踐。而到了文學(xué)史家這里,則更加“踵事增華”,是對文學(xué)歷史總體情況的考察和討論。

  從作家的創(chuàng )作到批評家的評論,再到文學(xué)史家的總結,是不斷循序漸進(jìn)的積累過(guò)程。經(jīng)過(guò)一個(gè)又一個(gè)階段,文學(xué)知識不斷地被生產(chǎn)出來(lái)。這是一個(gè)知識積累的過(guò)程,也是一個(gè)不斷轉化和提煉的工作,中間包含了各種各樣的“消化、吞吐、重建”。

  批評家的批評實(shí)踐,處在作家和文學(xué)史家之間,是文學(xué)知識生產(chǎn)的重要階段。批評家身處時(shí)代的現場(chǎng),就已經(jīng)在進(jìn)行優(yōu)勝劣汰、披沙揀金的工作了。他們對同時(shí)代的作家作品進(jìn)行了初步的篩選,去判斷質(zhì)量的高下和品質(zhì)的優(yōu)劣,并不斷進(jìn)行“經(jīng)典化”的建構。后來(lái)的文學(xué)史家,正是在作家作品的基礎上,參考同時(shí)代批評家的論述,在深度辨析的前提下作出自己的評判。文學(xué)史研究的一個(gè)目標就是還原歷史真實(shí)。文學(xué)史家會(huì )對作家和作品作出主次輕重的權衡,進(jìn)而在論述上進(jìn)行詳略粗細的安排,甚至會(huì )規劃寫(xiě)作篇幅的長(cháng)短。

  在這個(gè)意義上,文學(xué)批評是文學(xué)史的重要來(lái)源之一。從當時(shí)當地的文學(xué)批評到后來(lái)的文學(xué)史的構建,是一個(gè)文學(xué)知識不斷積累的過(guò)程。從特殊到普遍,從文學(xué)批評的個(gè)案到文學(xué)史的整合,文學(xué)史的寫(xiě)作并不是無(wú)本之木、無(wú)源之水,而是來(lái)自文學(xué)史研究者對作家創(chuàng )作和批評家論述的“消化、吞吐、重建”,而文學(xué)批評無(wú)疑對后面文學(xué)史的書(shū)寫(xiě)作出了重要貢獻。

  批評的價(jià)值判斷影響文學(xué)史的寫(xiě)作

  如果說(shuō)文學(xué)創(chuàng )作更加依賴(lài)作家的感性和直覺(jué),遵循的是想象力的邏輯,那么文學(xué)批評是對作家作品進(jìn)行的討論、品鑒和評判,遵循的是理性的邏輯。文學(xué)批評的寫(xiě)作是一個(gè)思辨展開(kāi)的過(guò)程。不過(guò),這并不意味著(zhù)文學(xué)批評就不需要“直覺(jué)和感性”。與之相反,優(yōu)秀的文學(xué)評論恰恰需要批評家主體意識的投入,需要內心燃燒的批評的激情。

  批評文章的背后,其實(shí)站著(zhù)的是批評家這個(gè)人。每個(gè)批評家都有自己的個(gè)性、脾氣和風(fēng)格。個(gè)體的差異會(huì )帶來(lái)批評家不同的立場(chǎng)和觀(guān)點(diǎn),情感的投入會(huì )影響他們對作家作品的價(jià)值判斷。批評家對同時(shí)代文學(xué)作品的價(jià)值判斷,也會(huì )影響到后面文學(xué)史研究者的判斷和書(shū)寫(xiě)。例如,1944年,傅雷以迅雨為筆名在《萬(wàn)象》雜志上刊登了《論張愛(ài)玲的小說(shuō)》,對張愛(ài)玲進(jìn)行了十分精準與獨到的批評,指出了張氏寫(xiě)作的優(yōu)點(diǎn)和問(wèn)題。這篇文章不僅影響了張愛(ài)玲后續的寫(xiě)作計劃,也是后來(lái)文學(xué)史家研究張愛(ài)玲的重要的對話(huà)對象。此外,謝冕的《在新的崛起面前》,是一篇發(fā)表于1980年的重要評論文章。謝冕依賴(lài)批評家的敏銳與洞察,旗幟鮮明地為當時(shí)新興的“朦朧詩(shī)”辯護。而他當年勇敢的發(fā)聲,為后來(lái)當代文學(xué)史寫(xiě)作提供了判斷的依據。

  文學(xué)史研究者有自己的主體性、情感偏向和價(jià)值判斷。但是,作為“后之來(lái)者”,文學(xué)史家的認知與判斷很多來(lái)源于材料,并與材料進(jìn)行對話(huà)。文學(xué)史的材料,既有文學(xué)作品本身,又有文學(xué)評論等周邊文本,這些材料構成了文學(xué)史研究的文獻基礎。在時(shí)移世易之后,文學(xué)批評本身也被“歷史化”了,批評家在當時(shí)當地的價(jià)值判斷,成為了后來(lái)學(xué)者進(jìn)行文學(xué)史研究的重要參照,也會(huì )產(chǎn)生價(jià)值判斷上的連鎖效應。就此而言,文學(xué)史研究必然會(huì )受到文學(xué)批評的影響,并在其強大的“影響的焦慮”下進(jìn)行。

  總而言之,文學(xué)批評是文學(xué)史的初稿,是文學(xué)史的重要準備。文學(xué)批評與文學(xué)史研究看似是兩個(gè)不同的領(lǐng)域,但是它們并不是兩條平行線(xiàn),而是相互交叉、彼此促進(jìn)的。事實(shí)上,很多評論大家、文學(xué)史研究大家,都兼顧了文學(xué)批評與文學(xué)研究?jì)煞矫娴墓ぷ?。文學(xué)批評讓他們的寫(xiě)作充滿(mǎn)了對文本的洞察且“筆鋒常帶感情”,而文學(xué)史研究凸顯了他們歷史的視野和學(xué)理的深度。他們的論述實(shí)踐,讓我們看到了文學(xué)批評與文學(xué)史研究結合的可能性。

 ?。ㄗ髡呦岛D洗髮W(xué)國際傳播與藝術(shù)學(xué)院副教授)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