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作家網(wǎng)原網(wǎng)站入口
生態(tài)文學(xué)“地方感”的呈現方式與價(jià)值空間
來(lái)源:《光明日報》( 2024年05月29日 14版) | 作者:韓傳喜  時(shí)間: 2024-05-29

?

  老藤的小說(shuō)《北地》將東北地區的自然風(fēng)貌融入文學(xué)想象中,建構出一個(gè)充滿(mǎn)著(zhù)地方感的東北鏡像。圖為《北地》插圖《鄉情》。郝伯義畫(huà)


  【生態(tài)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動(dòng)態(tài)與趨向】

  生態(tài)文學(xué)作為一種跨越時(shí)空的文學(xué)樣式,歷史悠久,底蘊深厚,植根在詩(shī)歌、散文、小說(shuō)等多樣化文學(xué)體裁之中。其內容并不止于簡(jiǎn)單的客觀(guān)景物描寫(xiě),而是通過(guò)對自然景觀(guān)的詩(shī)性呈現,以及對生態(tài)關(guān)系的哲性思考,探討人與自然之間的復雜關(guān)系。

  從古至今,無(wú)數蘊含著(zhù)生態(tài)元素的經(jīng)典作品,展現出寫(xiě)作者對于理想生態(tài)環(huán)境的向往與追求,以及在感知外在自然過(guò)程中,持續不斷地進(jìn)行著(zhù)對內心世界的探索與傳達。寫(xiě)作者將山川湖海、草木鳥(niǎo)獸化作紙上形象靈動(dòng)的文字,或抒發(fā)心中情志,或傳達懷抱幽思,或寄寓人生慨嘆,或展現文人風(fēng)骨。陶淵明筆下的漁夫誤入桃花源,得見(jiàn)一方與世隔絕的凈土,其間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居民風(fēng)氣淳樸,怡然自樂(lè ),活畫(huà)出他向往的理想社會(huì )。而王維的世外桃源則在“空山”之中,山的“空”在于其澄凈幽深,恰如月照松林之間,清泉流于石上。他寫(xiě)的既是山居秋暝之景,也是淡泊明志之意。中國的文人們在山水之間吟唱,既贊頌自然之美,又托物寄情,探索內心世界,情與景的交融賦予文學(xué)作品生命力和感染力,蘊含著(zhù)獨屬于中國文化審美的綠色浪漫。

  在學(xué)術(shù)語(yǔ)境中,關(guān)注生態(tài)是文學(xué)創(chuàng )作與研究的應有之義,這不僅源于自然環(huán)境是文學(xué)表達的基礎素材,也源于文學(xué)自身所蘊含的社會(huì )責任。生態(tài)文學(xué)反映出人對待自然的態(tài)度,與生態(tài)哲學(xué)論和生態(tài)倫理觀(guān)相呼應。無(wú)論是桃花源,還是“空山”,中國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中對自然美的欣賞和對生態(tài)平衡的維護,都反映了中國傳統哲學(xué)中“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宇宙觀(guān)。在這一視角下,生態(tài)文學(xué)不僅是一種文學(xué)樣式,更是一種世界觀(guān)和價(jià)值觀(guān)的展現,這也賦予生態(tài)文學(xué)使命感,促使其以藝術(shù)形式激發(fā)人對自然的責任意識,對非人類(lèi)生命體權利的尊重,推動(dòng)生態(tài)文明的縱深發(fā)展。

  生態(tài)文學(xué)不只滿(mǎn)足于宏觀(guān)解讀環(huán)境議題,還通過(guò)深入探討特定地域所呈現出的生態(tài)景觀(guān),以及解讀當地獨有的社會(huì )文化,營(yíng)造出一種強烈的地方感。這已經(jīng)成為當前生態(tài)文學(xué)領(lǐng)域的一個(gè)顯著(zhù)特點(diǎn)?!暗胤礁小笔侨吮局髁x地理學(xué)研究中的概念,展現的是人在心理維度上對“地方”的主觀(guān)感受,體現出人對“地方”的情感共鳴與對自我的身份認同,這種情感聯(lián)結使宏觀(guān)的生態(tài)議題變得更為親切而具體。

  通過(guò)文字感受特定地理空間的自然美和人文感

  地方感的書(shū)寫(xiě)要求寫(xiě)作者具備敏銳的觀(guān)察力和感知力,能夠以紙筆捕捉到每一個(gè)地方特有的味道,刻畫(huà)出一個(gè)具體的、充滿(mǎn)生命力的地理空間。遲子建將目光放在北境之地,《額爾古納河右岸》關(guān)注馴鹿的鄂溫克族人,他們正經(jīng)歷著(zhù)跨越時(shí)代的興衰變遷;劉亮程的《一個(gè)人的村莊》描摹他在村莊的月色、鳥(niǎo)鳴、風(fēng)聲之中漫步,叩問(wèn)生命的意義;李娟的《冬牧場(chǎng)》細膩地呈現出新疆牧民的日常生活,生動(dòng)呈現著(zhù)他們在特定自然環(huán)境中的勞作與苦樂(lè )。這樣一批深刻體現著(zhù)地方感的生態(tài)文學(xué)作品,將獨特的地域風(fēng)貌與特有的歷史人文相互融合,使得讀者通過(guò)文字感受特定地理空間的自然美和人文感,激發(fā)起對這片特殊土地的向往之情。

  每一方土地都有著(zhù)不同于他處的自然風(fēng)光與文化內涵,這使得地方的地理特征有潛力轉化為文學(xué)作品中的“地方性格”。地方性格的形成,不僅體現在對物理地貌和地方風(fēng)俗的精細刻畫(huà)上,更體現在作者對這個(gè)地域的情感投射和價(jià)值賦予上。承載著(zhù)情感和價(jià)值符號的文字,使客觀(guān)的自然事實(shí)透露出富于哲學(xué)性的生態(tài)思考。阿巴是阿來(lái)小說(shuō)《云中記》中的關(guān)鍵人物,他的情感與行動(dòng)植根于他生活著(zhù)的這片土地。他信奉萬(wàn)物有靈,不管對跟隨他的兩匹馬,還是對村前枯死的老柏樹(shù),都保持著(zhù)那份自然與親和。依托藏族文化,這些與地方共生的人物和情節,既拓展了文學(xué)的審美面向,也顯露著(zhù)人和故土間深沉的情感紐帶。這種情感全方位地滲透進(jìn)阿來(lái)筆下的云中村,成為其地方感的一部分,因而云中村呈現出鮮明的地方性格,能夠給讀者以心靈的震撼。

  地方感是深入人內心層面的感知,當作者或讀者通過(guò)文字與特定地域建立起情感聯(lián)結,它就不再僅僅是一個(gè)符號或一個(gè)地標,也是轉化成個(gè)人在情感上與之相依賴(lài)的心靈家園,從而讓作者和讀者達成一種超越物理界限的歸屬感。尤其是面對現代性所帶來(lái)的困境,地方感的構建,能夠為個(gè)體再次找尋心靈的歸所。1845年,梭羅用一把斧頭建造了瓦爾登湖畔的小木屋,他在此獨居了兩年有余,降低物欲,自耕自足,并將生活中的大部分時(shí)間用來(lái)與自然親密對話(huà),據此寫(xiě)成《瓦爾登湖》?;貧w自然的簡(jiǎn)樸生活方式,是梭羅超越物質(zhì)、回歸內心的生活哲學(xué)表達,這部滲透著(zhù)自然思想的作品,也成為生態(tài)文學(xué)的經(jīng)典之作,瓦爾登湖也因此成為一種精神象征,為無(wú)數讀者提供了心靈的容身之所。

  文學(xué)中的地方感建構,能夠觸及人類(lèi)共有的認知和情感

  在生態(tài)文學(xué)中強調地方感,不僅能夠連接人與地方之間的情感,也能賦予作品更為廣闊的視野和格局。這意味著(zhù)生態(tài)文學(xué)的框架實(shí)現多維度的擴展,超越了原有的靜態(tài)視角。

  地方與世界作為部分與整體,兩者之間既相對獨立又不可分割。作者常有意識地通過(guò)創(chuàng )作,強化二者之間的互動(dòng)性,從而更好地呈現二者的動(dòng)態(tài)關(guān)系。在這一視野下,每一處地方都不再孤立存在,而是作為相互連接的節點(diǎn),共同構成世界性的整體生態(tài)格局。對一個(gè)個(gè)地方的詳細書(shū)寫(xiě),便是對整個(gè)世界的多層次觀(guān)照。從這個(gè)意義上說(shuō),文學(xué)中的地方感建構,能夠觸及人類(lèi)共有的認知和情感,激發(fā)讀者對遙遠地方的認同感與責任感,從而使地方性生態(tài)境況的關(guān)注,能夠轉化為世界性的道德關(guān)切,促進(jìn)跨地域、跨文化的生態(tài)議題相互溝通,在一定意義上有助于調和不同地域間的差異。

  老藤的《北地》《北障》《草木志》等一批作品,將東北地區的自然風(fēng)貌及人文情懷融入文學(xué)想象中,建構出一個(gè)充滿(mǎn)著(zhù)地方感的東北鏡像。雖然根植于東北這片廣袤土地,但其作品中展現的生態(tài)意識與人文關(guān)懷已經(jīng)超越了地域限制,呈現出一種宏大的世界視野。在這樣的創(chuàng )作理念下,老藤將東北從局部的地域概念擴展為一個(gè)充滿(mǎn)復雜性的文學(xué)空間。這個(gè)空間中探討的生態(tài)議題關(guān)乎整個(gè)人類(lèi)社會(huì ),這種對話(huà)也推動(dòng)了地域間的深入交流與自覺(jué)協(xié)作。

  以《北障》為例。這部小說(shuō)關(guān)注傳統狩獵生活與現代生態(tài)保護之間的矛盾,著(zhù)墨于人與自然之間既相互依存又相互沖突的關(guān)系,生發(fā)出一場(chǎng)充滿(mǎn)生態(tài)關(guān)懷的文學(xué)想象。在這片被命名為“北障”的山林中,有著(zhù)“飛龍”“野雞脖子蛇”“山鯰魚(yú)”等各類(lèi)奇珍異獸,獵人們沿襲著(zhù)世代相傳的“道理”,遵循“適可而止”的祖訓,尊重萬(wàn)物生靈的神秘,處處透露出這片土地獨有的韻律,體現出一種強烈的地方感。老藤通過(guò)刻畫(huà)山林中發(fā)生的故事,展示狩獵文化從輝煌到式微的過(guò)程,表現出獵人們生活方式的歷史變化,以及他們心理歷程的波動(dòng)起伏。這不僅是對東北地區特定情境的記錄,也是對世界范圍內文化變遷與生態(tài)保護的反思。作品中所探討的傳統生活方式與現代生態(tài)理念的融合問(wèn)題,是世界性的共有問(wèn)題。無(wú)論對舊有家園的眷戀感,還是對時(shí)代變遷的復雜情緒,都是人類(lèi)共有的情感體驗。東北生態(tài)文學(xué)中流露出的深沉情感與文化憂(yōu)慮,能夠跨越地域界限,引發(fā)更多讀者對生態(tài)議題的相似思考。

  激發(fā)地域之間相互支持、共同協(xié)作的生態(tài)友好行動(dòng)

  生態(tài)文學(xué)本身是對人類(lèi)中心主義的一種反思與超越,要求我們轉向一種更為包容與平等的生態(tài)視角,倡導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倫理觀(guān)和生態(tài)觀(guān)。而地方感的強調,彰顯了生態(tài)系統各組成部分之間的相互依存,促進(jìn)了世界性的生態(tài)議題交流,有助于整體性生態(tài)環(huán)境的良性構建。這種具有全面性與系統性的動(dòng)態(tài)框架的搭建,影響力已經(jīng)超過(guò)文學(xué)作品本身,促使人們深入思考地方文學(xué)與世界文學(xué)、地域生態(tài)與世界生態(tài)之間的互動(dòng),重新審視“地方”在生態(tài)議題中所能發(fā)揮的獨特作用,從而激發(fā)地域之間相互支持、共同協(xié)作的生態(tài)友好行動(dòng)。

  尤其是在社會(huì )生活快速發(fā)展的當下,現代性對自然生態(tài)的影響體現出利弊共生的雙重面向。一方面,人類(lèi)活動(dòng)與自然環(huán)境之間的關(guān)系總體上出現新的矛盾,生態(tài)破壞成為不可忽視的現實(shí)問(wèn)題。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地理”的邊界已經(jīng)不再清晰,世界形成富有流動(dòng)性與交融性的態(tài)勢。這雖然有利于現代人快速體驗多樣化的空間場(chǎng)景,同時(shí)也造就了大量的“無(wú)地方”景觀(guān),地球上到處可見(jiàn)標準化、模式化的鋼筋叢林,同質(zhì)化的城鎮鄉村與人造景觀(guān)被抹去了地方特色。這樣的地理空間難以與特定的文化和記憶產(chǎn)生關(guān)聯(lián),因而大大弱化了人的地方感和地方意識。這種情況下,個(gè)體難以確認自己的位置,與地方之間的情感聯(lián)系難以維系,自我身份無(wú)法清晰定義,因而也就弱化了對自然和生態(tài)的敬畏。另一方面,生態(tài)城市的建造、綠色能源的研發(fā),以及環(huán)境友好型技術(shù)的應用,為生態(tài)文明建設提供了新的動(dòng)力,開(kāi)創(chuàng )一條尊重自然和發(fā)展社會(huì )的共贏(yíng)路徑。

  面對現代性地理空間所發(fā)生的巨大變動(dòng),修復地方感可以重新喚起人的情感聯(lián)結,激發(fā)時(shí)代生態(tài)議題“與我相關(guān)”的責任感。喬葉的長(cháng)篇小說(shuō)《寶水》寫(xiě)出了時(shí)代對鄉土的呼喚。故事發(fā)生在豫北地界,寶水村在政策紅利下,開(kāi)始美麗鄉村建設。作者以寶水的新農村轉型為切面,將各類(lèi)人物、各色生活在此間匯集,用含情的筆觸寫(xiě)出新時(shí)代鄉村的變與不變:變化的是鄉貌,但不變的是鄉情。在快速推進(jìn)的現代化建設中,地方文化和自然環(huán)境必然要發(fā)生一定程度的變化,但社會(huì )發(fā)展與地方感的保護并不是非此即彼的選擇。地理空間的煥新,不能消弭人與地方之間的情感。同時(shí),作品中寫(xiě)到“人在人里,水在水里”,水流奔涌往復,你來(lái)的地方,也在等待著(zhù)你的歸去,正如“我”離家后又回歸鄉土,在寶水村重新獲得精神上的撫慰。作為一種深層次的內心呼應,人與特定地域的情感超越了單純的物理變化,具備在時(shí)代變遷中作為個(gè)體精神家園的潛質(zhì)。

  生態(tài)文學(xué)不僅是一種文學(xué)形式,更是一種思想力量,能夠通過(guò)情感共鳴促進(jìn)人與自然的關(guān)系走向新的和諧共生。生態(tài)文學(xué)要拓寬創(chuàng )作空間,在“地方感”的呈現上進(jìn)行更多有價(jià)值的探索和開(kāi)掘,這是一條切實(shí)的路徑。

 ?。ㄗ髡撸喉n傳喜,系東北財經(jīng)大學(xué)人文與傳播學(xué)院教授)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