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作家網(wǎng)原網(wǎng)站入口
《草木志》:接通鄉村書(shū)寫(xiě)的“驛路”
來(lái)源:《小說(shuō)選刊》 | 作者:徐晨亮  時(shí)間: 2024-05-19

  從省城機關(guān)初到墟里的年輕駐村干部,清晨登高,俯瞰這個(gè)小興安嶺東麓的村莊,發(fā)現此處交織融匯的炊煙格外別致,竟有五色之分,不止青白、土黃、灰黑三色,更有難得一見(jiàn)的金、藍兩色。

  一如開(kāi)篇這處細節所形容的,長(cháng)篇小說(shuō)《草木志》也發(fā)現并描畫(huà)出五色斑斕的鄉村經(jīng)驗,呈現了同類(lèi)作品中少有的多樣性與復雜性。作者老藤以其深厚的生活積淀與精心的藝術(shù)錘煉,不僅拓展了他多年持續耕耘的“北地”文學(xué)版圖,更讓“墟里村”這個(gè)自具根脈又處于變革中的鄉村樣本,成為當下鄉村振興題材中新的文學(xué)地標。

  《草木志》能從近年書(shū)寫(xiě)“山鄉巨變”重大主題的作品中脫穎而出,得益于帶有藝術(shù)新質(zhì)的構思。作者通過(guò)植物讀人、閱世,每個(gè)章節均以草木之名為題,打碗花、拉拉秧、紅菇蔦、刺梅、道人頭、楊鐵葉子、四角菱、狼毒草、老地榆、一把抓……每種北地植物背后,都站著(zhù)一個(gè)獨具面目、性格鮮明的鄉間人物。同時(shí),這部小說(shuō)也找到了記錄村莊生態(tài)小氣候與人間煙火情的獨特視角。敘述者既是鄉村振興的參與者,又是這一進(jìn)程的見(jiàn)證者和觀(guān)察者,由此令人信服地處理了鄉村建設內生動(dòng)力和外部引導的關(guān)系。作者并未機械化地圖解政策,也沒(méi)有把開(kāi)民宿、搞旅游、直播賣(mài)貨這些已在很多小說(shuō)中被過(guò)度消耗的元素拼貼在情節里,而是通過(guò)敘述者的目光,關(guān)注新的念頭、方案和生活樣態(tài)如何從鄉村內部生長(cháng)出來(lái),一天天枝繁葉茂。特別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哨花吹”這一充滿(mǎn)活力的鄉村干部形象,他周旋于村中各個(gè)說(shuō)話(huà)“有號”、行事“冒尖”的能人之間,激發(fā)他們的能動(dòng)性,化解他們的陳年心結,推動(dòng)墟里村邁過(guò)了窒礙發(fā)展之路的一個(gè)個(gè)“?!?,用他自己的話(huà)形容便是“墟里身上長(cháng)的癤子只能從里往外擠”。而小說(shuō)里“驛路·遇見(jiàn)”文旅項目,則是內部與外部因素形成合力的代表,曾經(jīng)中斷的驛路重新開(kāi)發(fā),進(jìn)而被活化為具有時(shí)代特色的鄉村建設生長(cháng)點(diǎn),讓我們看到了鄉村曾經(jīng)被梗塞的血脈,疏通之后所展現的勃然活力。

  從《草木志》中延伸出來(lái)的這條“驛路”,或許也能給當下現實(shí)主義題材創(chuàng )作以啟示。從更深遠的文學(xué)史脈絡(luò )看,《草木志》不僅向柳青《創(chuàng )業(yè)史》、周立波《山鄉巨變》致敬,也與社會(huì )主義文藝傳統中趙樹(shù)理、孫犁等人的優(yōu)秀作品對話(huà)——老藤筆下活靈活現的鄉村能人頗具趙樹(shù)理小說(shuō)人物的神采,而從人情倫理的日常中去理解鄉村變化,則呼應了孫犁《鐵木前傳》中的探索。這些經(jīng)典作品中所提供的各具色彩的方案,都是今天的鄉村書(shū)寫(xiě)者需要善加轉化、利用的資源。某種意義上,處理變革中的當代生活以及它和歷史的聯(lián)系,這樣重大也必然是長(cháng)期的課題,總是需要我們回到文學(xué)的內部,不斷尋找需要重新接通的路徑。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