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作家網(wǎng)原網(wǎng)站入口
“數碼人工環(huán)境”與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專(zhuān)業(yè)批評
來(lái)源:《中國文學(xué)批評》  | 作者:邵燕君  時(shí)間: 2024-03-19

  “數碼人工環(huán)境”是我借來(lái)的概念,這個(gè)概念是由幾位“網(wǎng)生一代”學(xué)者(王玉玊、王鑫、高寒凝)在她們的近期著(zhù)述中提出的,雖然還有待進(jìn)一步深化和豐富,但作為一個(gè)基本概念已經(jīng)成立。這一概念的提出,對于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研究而言,是一次重要的理論提升,它打開(kāi)了新的理論維度,也使一些長(cháng)期含義不明、爭論未決的問(wèn)題——如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網(wǎng)絡(luò )性”、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定義、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獨立的評價(jià)體系——獲得了有效的理論表達。我們對于網(wǎng)絡(luò )時(shí)代文學(xué)批評新?tīng)顟B(tài)的探討,如果放在這一概念下,將比在“新媒介”這樣普泛的概念下,更有具體的指向性。

  “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概念內涵和理論空間

  關(guān)于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定義,雖然學(xué)術(shù)界目前仍然沒(méi)有一個(gè)公認版本,但是經(jīng)過(guò)研究者多年的努力,終于達成一種共識,就是強調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新媒介屬性(網(wǎng)絡(luò )性),即強調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是一種新媒介文學(xué)。這一強調背后有一種反抗意圖——反抗傳統文學(xué)評價(jià)體系在雅俗秩序下對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安置”。在這一“安置”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只是通俗文學(xué)的延續,或者說(shuō)是通俗文學(xué)的網(wǎng)絡(luò )版。我曾在一篇論文中不無(wú)激進(jìn)地表達:從媒介革命的角度出發(fā),“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重心在‘網(wǎng)絡(luò )’而非‘文學(xué)’——并非‘文學(xué)’不重要,而是我們今天能想到的和想象不到的‘文學(xué)性’,都要從‘網(wǎng)絡(luò )性’中重新生長(cháng)出來(lái)”。

  然而,到底什么是“網(wǎng)絡(luò )性”?這些年的研究依舊是模糊的。早期的研究者多從文本實(shí)驗的向度將“網(wǎng)絡(luò )性”指向文本的超鏈接性、超文本性,這樣的研究?jì)A向受到了青年學(xué)者崔宰溶的批評,認為這種抽象化、觀(guān)念化的研究脫離了中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發(fā)展的現實(shí)性和特殊性。他認為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研究的立足點(diǎn)應該從文本(超文本)轉移到網(wǎng)站,特別是起點(diǎn)中文網(wǎng)這樣具有獨特商業(yè)模式的大型商業(yè)文學(xué)網(wǎng)站,才是中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實(shí)際發(fā)生地。在他這里,“網(wǎng)絡(luò )性”的概念雖然與“超文本”相似,但又突破了作品、文本、超文本的概念局限,因為所謂的“超鏈接”不僅存在于文本內,也存在于文本外。他甚至生造了一個(gè)古怪的“超文本作品”概念,它可以指幾個(gè)特別具有互文性的文本,也可以指整個(gè)文學(xué)類(lèi)型,甚至整個(gè)網(wǎng)站的作品都可以視為一個(gè)超大的“超文本作品”。在崔宰溶這里,“網(wǎng)絡(luò )性”就等于網(wǎng)站的屬性,“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網(wǎng)絡(luò )特征,即‘網(wǎng)絡(luò )性’和超文本性是只有我們考慮整個(gè)網(wǎng)絡(luò )的結構時(shí)才能夠看到的”。并且,他明確提出文學(xué)網(wǎng)站是數據庫,“它給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活動(dòng)提供一個(gè)空間,而這一空間并不是空洞的,因為這個(gè)空間本身是一種數據庫、一個(gè)有意義的形式”。

  在崔宰溶的理論基礎上,我也對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網(wǎng)絡(luò )性”做出三點(diǎn)概括:“超文本性”、根植于粉絲經(jīng)濟的部落性與ACG文化的連通性。其中,“超文本性”延續了崔宰溶“超文本作品”的概念,指文本內外廣泛鏈接、無(wú)限流動(dòng)的網(wǎng)站屬性;后兩點(diǎn)在趣緣經(jīng)濟和數據庫方面有所推進(jìn)。這些特點(diǎn)的概括基于我和學(xué)生們對于中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發(fā)展現狀的觀(guān)察,雖然比較貼近現實(shí),但總覺(jué)得停留在現象層面。似乎有什么東西呼之欲出了,但終究隔著(zhù)一層窗戶(hù)紙。

  當看到“數碼人工環(huán)境”這個(gè)概念時(shí),我最直接的感覺(jué)就是,這層窗戶(hù)紙終于被捅破了。應該說(shuō)這個(gè)概念的孕育是基于研究團隊的“集體智慧”,當然,她們思考的方向也各有不同。

  王玉玊在《編碼新世界:游戲化向度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一書(shū)的結語(yǔ)《基于(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趨向》中,最早對這一概念進(jìn)行了學(xué)術(shù)表達。她稱(chēng)“人工環(huán)境”的概念借鑒于日本后現代學(xué)者東浩紀,東浩紀首先在文學(xué)“世界”的意義上使用了“人工環(huán)境”這個(gè)詞,之后在《游戲性寫(xiě)實(shí)主義的誕生:動(dòng)物化的后現代2》一書(shū)中,以日本“角色小說(shuō)”為例提出了“人工環(huán)境”這個(gè)概念。

  王玉玊認為,東浩紀的“人工環(huán)境”概念,在三個(gè)洞見(jiàn)上給了她重要啟發(fā)。

  第一,人工環(huán)境的興起與后現代狀況和“現實(shí)主義”的衰落密切相關(guān)。

  第二,當前文學(xué)作品人工環(huán)境的底層邏輯深植于數碼環(huán)境、網(wǎng)絡(luò )空間與計算機程序邏輯。

  第三,后現代人工環(huán)境是多種多樣的,而非如“現實(shí)主義”那般,假設只有一種現實(shí),一個(gè)“世界”,日本角色小說(shuō)的人工環(huán)境是(數碼)人工環(huán)境中殊為重要的一種,但并非唯一一種。

  王玉玊這一代網(wǎng)絡(luò )文化研究者大都深受東浩紀的影響,“人工環(huán)境”概念的提出,與東浩紀對于后現代人類(lèi)生存狀態(tài)的哲學(xué)思考是一體的?!昂甏髷⑹隆保ㄎㄒ唬┑牡蛄?、局部“小敘事”(復數)的增生,這正是《動(dòng)物化的后現代:御宅族如何影響日本社會(huì )》(2012)的主題。在這本書(shū)里,東浩紀提出了很多概念,如萌要素、資料庫、大型非敘事等,這些概念的提出還主要依托于紙質(zhì)出版的輕小說(shuō)、漫畫(huà)。在《游戲性寫(xiě)實(shí)主義的誕生:動(dòng)物化的后現代2》(2015)中,他將主要討論對象轉向電子游戲,“人工環(huán)境”的概念在這里提出,可見(jiàn)確實(shí)與互聯(lián)網(wǎng)媒介有著(zhù)深切的關(guān)系。這一概念的提出,也使他此前的概念獲得了更具系統性的表達。應該說(shuō),“人工環(huán)境”在哪個(gè)世界都存在,但只有在互聯(lián)網(wǎng)媒介變革之后,才成為一種可以和自然世界作為平行世界出現的環(huán)境。對于這個(gè)環(huán)境,王玉玊這一代“數碼原住民”體會(huì )更深,隨著(zhù)媒介革命的深入,尤其近年來(lái),越來(lái)越多的“三次元人”被卷入這個(gè)環(huán)境。所以,王玉玊在“人工環(huán)境”前加上“數碼”的界定是必要的,只有從數碼的意義上,才更能發(fā)揮這個(gè)概念的理論潛力。

  在即將刊發(fā)的《設定及其反諷——當代流行文藝基于(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敘事形態(tài)》一文中,王玉玊進(jìn)一步把“數碼人工環(huán)境”定義為:“數碼人工環(huán)境有雙層含義,一方面指向人類(lèi)生存的技術(shù)環(huán)境,也即隨著(zhù)數字技術(shù)的發(fā)展與普及,人類(lèi)開(kāi)始生存于現實(shí)世界與虛擬網(wǎng)絡(luò )世界的雙層結構之中;另一方面指向敘事類(lèi)文藝作品新的想象力環(huán)境,也即一個(gè)新的文學(xué)世界?!?/p>

  除了首提“數碼人工環(huán)境”概念外,王玉玊還將這一概念置于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發(fā)展的范疇,并基于中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尤其是“游戲化向度”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發(fā)展的數據庫,建構起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內涵。所以她說(shuō),她對“數碼人工環(huán)境”這一概念的使用,不局限于東浩紀的范疇。

  王玉玊提出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內涵包括:人物設定和人物關(guān)系設定;世界設定;梗。在她看來(lái),典型的基于“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作品包括以下六種基本類(lèi)型:升級—系統文、日?!饘櫹?、無(wú)限—快穿文、吐槽—玩梗向、腦洞—大綱文、人設—同人向。她還提出“模組化敘事”的概念,用以描述基于“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創(chuàng )作特征:“人物、世界、主線(xiàn)、副本、情感線(xiàn)、事件線(xiàn)等元件都被拆分開(kāi)來(lái),分別編碼,而每一個(gè)元件又是由(數碼)人工環(huán)境數據庫中預置的材料結合而成?!弊罨A的元件都含有初始值和算法,它們被按照數碼邏輯組合起來(lái)形成小的模塊,小模塊再組成大的模塊,形成各種數據庫。數據庫中的模塊可以被反復調用,形成新的組合?!拔覀冊谀X海中按下開(kāi)始鍵,所有模塊便運行起來(lái),人物與世界碰撞,男孩與女孩相遇,世界法則乘以人物性格,就運算出萬(wàn)千悲歡傳奇?!?/p>

  高寒凝沒(méi)有使用“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概念,但她在論著(zhù)《羅曼蒂克2.0:“女性向”網(wǎng)絡(luò )文化中的親密關(guān)系》中使用的“擬環(huán)境”概念與之相似。這個(gè)概念也借鑒了東浩紀的“人工環(huán)境”概念,但又有所不同。在東浩紀的論述中,“人工環(huán)境”有時(shí)就指代“萌要素數據庫”。在高寒凝這里,“擬環(huán)境”就是指一個(gè)環(huán)境空間,但是,這個(gè)“環(huán)境”與傳統文學(xué)中的可以與人物形象構成一組相應概念的“(典型)環(huán)境”不同,因為,“‘人設’卻絕對無(wú)法直接從環(huán)境中生長(cháng)出來(lái)。事實(shí)上,在以‘角色配對’為前置動(dòng)作的文化生產(chǎn)中,環(huán)境描寫(xiě)并不是必備要素,也并不必然承擔塑造人物的功能”。因而,這個(gè)“環(huán)境”被高寒凝稱(chēng)為“擬環(huán)境”,指一種曖昧的存在,“它既可以完全懸置,也不妨成為人設暫時(shí)棲居的土壤,總而言之,它并不與‘人設’相呼應”。

  我認為高寒凝對“擬環(huán)境”的概念表述,確實(shí)還有些曖昧,我寧愿直接將之指認為她在這本書(shū)里提出的另一概念“親密關(guān)系實(shí)驗場(chǎng)”。這個(gè)“實(shí)驗場(chǎng)”被限定在“女性向”的范疇,為了與帶有“宅男”性癖色彩的“萌要素”進(jìn)行區分,她將之替換為“親密關(guān)系要素”。粉絲們在這里以“角色配對”(嗑CP)的方式,進(jìn)行親密關(guān)系探討的思想實(shí)驗,“以所謂的‘萌要素(親密關(guān)系要素)數據庫’為基礎,依據特定的算法公式,在一個(gè)個(gè)具有濃厚‘趣緣社交’和‘參與式文化’氛圍的粉絲社群中,將千千萬(wàn)萬(wàn)次循環(huán)往復的實(shí)驗動(dòng)作匯聚成了繁蕪與秩序并存的‘親密關(guān)系實(shí)驗場(chǎng)’”。高寒凝的“配對算法”也是一種敘事模式,將之與王玉玊的“模組化敘事”結合起來(lái)看,“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底層邏輯和文學(xué)敘事模式就得到了比較完整的闡述。

  高寒凝最具原創(chuàng )性的概念是“虛擬性性征”,它被用來(lái)描述羅曼蒂克2.0的基本屬性。這個(gè)概念的具體內涵包括以下兩個(gè)要點(diǎn):“第一,‘羅曼蒂克2.0’的行為主體在達成某種想象性的親密關(guān)系/性關(guān)系之前,應首先成為‘虛擬化身’(即avatar,例如‘瑪麗蘇’式同人創(chuàng )作的女主人公,就是作者在其虛構作品中的‘虛擬化身’)或‘虛擬實(shí)在’(即virtualbeing,例如由‘親密關(guān)系要素’拼貼而成的‘人設’)。第二,該行為主體的戀愛(ài)對象,必然是另一個(gè)‘虛擬化身’或‘虛擬實(shí)在’;二者之間的親密關(guān)系也是虛擬形態(tài)的,并不存在于自然實(shí)在之中?!备吆赋?,這個(gè)“虛擬性性征”的隱喻便是“性與自然實(shí)在的分離”,“以‘虛擬性性征’為基本屬性和運作機制的親密關(guān)系/愛(ài)欲關(guān)系,早已不再是純粹的有機體,而是與網(wǎng)絡(luò )環(huán)境、電子媒介、虛擬身體緊密相關(guān)的‘賽博格(cyborg)狀態(tài)’”。對“賽博格(cyborg)狀態(tài)”的描述也是高寒凝對于“數碼人工環(huán)境”概念建構的最大貢獻。其實(shí),不僅是“羅曼蒂克2.0”中的行為主體,參與這項以“角色配對”為前置動(dòng)作的文化生產(chǎn)活動(dòng)的作者和讀者也是以虛擬化身(avatar)的形態(tài)登錄的。

  王鑫從另一路徑進(jìn)入對“數碼人工環(huán)境”這一概念的理論建構。除了東浩紀的數據庫理論外,她的另一重要理論資源來(lái)自漢娜阿倫特?;诎愄氐呐u性思考,結合系統論和信息論的相關(guān)理論,王鑫將“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概念定義為“人和物(自然)都受互聯(lián)網(wǎng)控制的環(huán)境”。她以“數碼人工環(huán)境”為關(guān)鍵詞,描述了互聯(lián)網(wǎng)從“烏托邦想象”向“控制論環(huán)境”的變化,“數碼人工環(huán)境是試圖把握偶然性的控制論環(huán)境”,“人們可以用命令式制定條件,但不必然直接命令個(gè)人去做或不做某事。只要條件劃定得足夠充分,人們看起來(lái)隨機的、偶然的行為也會(huì )落在必然性的格子里”。王鑫使用“透明化”描述了“數碼人工環(huán)境”深入快感通道的控制能力,也試圖通過(guò)“?!薄翱赏嫖谋尽焙汀耙庾R形態(tài)分析”等進(jìn)行游離和瓦解?!巴婀!痹谒@里不僅是一種語(yǔ)言模型,而且是令主體有條件避開(kāi)“數碼人工環(huán)境”中的同一性、強制性,獲得可以移動(dòng)、逃離乃至自創(chuàng )玩法的語(yǔ)言游戲。

  除了理論的建構性,王鑫還作為網(wǎng)絡(luò )原住民對身在其中的“環(huán)境”進(jìn)行自察,以“從中作?!钡淖藨B(tài),反抗對技術(shù)環(huán)境的麻木。得益于對阿倫特、??碌人枷爰议_(kāi)創(chuàng )的理性批判傳統的自覺(jué)繼承,她的論文反復強調“玩是一種反抗的能力”,并具體展示了種種“玩”的“招數”,雖然反抗的力量或許是微弱的。這使“數碼人工環(huán)境”這一概念在建構的同時(shí)就具備了反觀(guān)的向度,在獲得省察、批判效果的同時(shí),也打開(kāi)了某種更具積極參與性的可能。

  三位青年研究者的創(chuàng )新突破,打開(kāi)了非常寬廣的理論空間,而且,她們基于相同經(jīng)驗而不同向度的討論,特別令人期待。我個(gè)人認為,對于“數碼人工環(huán)境”這一概念,還可以從媒介理論的脈絡(luò )進(jìn)行考察。

  作為“媒介環(huán)境學(xué)派”的創(chuàng )始人,麥克盧漢提出的最核心的觀(guān)點(diǎn)是,媒介是人的延伸。在他看來(lái),印刷文明時(shí)代人的所有器官都獲得了延伸,而電子媒介延伸的是人的中樞神經(jīng)。麥克盧漢確實(shí)是一個(gè)了不起的預言家,他基于電話(huà)、電報的使用體驗,預言了地球村,并且說(shuō)在地球村,人類(lèi)將重新部落化。在第二版序言中,他甚至提出,“用電子時(shí)代的話(huà)來(lái)說(shuō),‘媒介即訊息’的意思是,一種全新的環(huán)境被創(chuàng )造出來(lái)了”。在這個(gè)電力媒介塑造的新環(huán)境中,以往工業(yè)時(shí)代的機械化環(huán)境成了“內容”。

  按照麥克盧漢的理論,“數碼人工環(huán)境”可以看作數據庫(萌要素、親密關(guān)系要素)和趣緣社群的延伸,數據庫和趣緣社群則是人的欲望(性/親密關(guān)系欲望、消費欲望、交往欲望、創(chuàng )作欲望等)的延伸,它們在前網(wǎng)絡(luò )時(shí)代已經(jīng)誕生,催生它們的是高度發(fā)達的印刷媒介(比如書(shū)籍雜志出版的速率飛升)、后現代“狀況”和消費社會(huì )的“豐盛”。但只有互聯(lián)網(wǎng)這一新媒介出現后,這些延伸的欲望才有了一個(gè)生存環(huán)境,此前的紙媒環(huán)境的內容成為新環(huán)境的數據庫。

  如果我們把“數碼人工環(huán)境”理解為人的欲望(白日夢(mèng)境)在網(wǎng)絡(luò )媒介中的延伸的話(huà),那么在這個(gè)環(huán)境里,人的“自然”欲望不但被極大放大了、增生了,也被規則化、系統化了,變得可以人工操作、玩耍了。原本黑團團的無(wú)名欲望,被諸多“萌要素/親密關(guān)系要素”條分縷析地分類(lèi)、標注,放置在“庫房”的小格子里,玩耍者可以各取所需,根據“算法”運算得出有趣的結果,這自然會(huì )激發(fā)出人類(lèi)前所未有的參與熱情。在這個(gè)“親密關(guān)系實(shí)驗場(chǎng)”中,很多長(cháng)久被壓抑、被扭曲的欲望得以伸展舒張,無(wú)數“應然”“或然”的小世界被重新編碼出來(lái),世界有了無(wú)限的可能,“作為虛擬世界的集體創(chuàng )造者,我們——作為整體的人類(lèi)——第一次開(kāi)始過(guò)上一種系統的意義性的生活”。這是“數碼人工環(huán)境”積極的一面。

  消極的一面也可以看到。首先是欲望“自我截除”的危險。按照麥克盧漢的理論,媒介的延伸總會(huì )導致被延伸器官的“自我截除”,因為人的感官比率需要調整到與更高、更快、更有力的媒介匹配,并且迷戀上這種延伸,陷入“自戀性麻木”的狀態(tài)。相對于人類(lèi)以往的各種延伸,“夢(mèng)境的延伸”最讓人難以醒來(lái),也就是說(shuō),人可能喪失“自主欲望”的能力?!傲_曼蒂克2.0”比“羅曼蒂克1.0”更好嗎?高寒凝說(shuō)“未必”,她認為更新版本未必是優(yōu)化版本,“反向優(yōu)化”的案例也屢見(jiàn)不鮮,因此,“并不試圖捏造或夸大‘羅曼蒂克2.0’的進(jìn)步性、普遍性與革命性”。那么,新版本會(huì )取代舊版本嗎?高寒凝認為也未必,“版本更新并不具有強制性”,用戶(hù)可以一直選用舊版本,新版本也可以盡量兼容舊版本的主要內容和功能。這樣的回答或許出于謹慎,但背后確實(shí)有著(zhù)對環(huán)境邊界的清醒認識。進(jìn)入數碼時(shí)代后,人類(lèi)的情感模式會(huì )是怎樣的?是“二次元人”“三次元人”各行其是,還是可以進(jìn)入“2.5次元”的狀態(tài),在不同環(huán)境中自由切換?其實(shí),不管怎樣,都需要人們具有良好的媒介素養。媒介自覺(jué)中非常重要的一步,就是把媒介延伸的過(guò)程展示出來(lái)。當“數碼人工環(huán)境”“羅曼蒂克2.0”這樣的概念建立起來(lái),“環(huán)境”的邊界和運行規則就可見(jiàn)了,“麻木”的狀態(tài)就成為討論對象了。

  其次是王鑫提出的,在“數碼人工環(huán)境”里,主體的透明化和系統的整體受控狀態(tài)。當人被數碼化,欲望被編碼為“萌要素”,一切的運行發(fā)生在由數碼邏輯建構的環(huán)境內按算法進(jìn)行時(shí),無(wú)形的欲望終于落網(wǎng)了?;蛘哒f(shuō),通過(guò)數碼化,人類(lèi)終于找到一個(gè)最好的控制欲望的方式。王鑫對技術(shù)環(huán)境麻木狀態(tài)的揭示,沿用了麥克盧漢關(guān)于“麻木”的理論,將之與控制論的理論相結合,打開(kāi)了縱深的理論空間。

  “媒介環(huán)境學(xué)派”一直注重研究媒介和環(huán)境的關(guān)系,“媒介即環(huán)境,環(huán)境即媒介”的觀(guān)念,貫穿這個(gè)學(xué)派的研究中。繼麥克盧漢之后,波茲曼提出的“媒介即隱喻”(1985),梅羅維茨提出的“媒介情境理論”(1985),萊文森提出的“軟利器”(1997)、“新新媒介”(2009),始終是追蹤媒介的發(fā)展進(jìn)行理論創(chuàng )新。將“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概念放到“媒介環(huán)境學(xué)派”的理論脈絡(luò )中考察,也不失為一種理論維度。

  重新認識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網(wǎng)絡(luò )性”和“文學(xué)性”

  雖然對于“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定義,我們可以進(jìn)一步辨析、質(zhì)疑、豐富、完善,但這一概念的提出和基本內涵的確立,確實(shí)使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理論研究上升了一個(gè)維度,使一些處在“瓶頸”中的問(wèn)題有了突破。

  首先突破的是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網(wǎng)絡(luò )性”問(wèn)題。從“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概念出發(fā),包括我在內的研究者以往提出的諸多內涵要素,都找到了底層邏輯。在王玉玊看來(lái),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超文本性”,并不是以超鏈接的方式實(shí)現的,而是以公共設定方式實(shí)現的,以公共設定為基礎的每一部具體的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都是不完整的,要在公共設定的場(chǎng)域之中完成自身,同時(shí)超越自身,這就形成了所謂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超文本的特性。這是對崔宰溶的“超文本作品”觀(guān)點(diǎn)做更深層的理論闡釋。而對于粉絲經(jīng)濟,王玉玊認為,更應該理解為趣緣社群的一種運行方式。公共設定的公共性一定要在粉絲社群中去實(shí)現,是粉絲社群共同創(chuàng )造、共同享有的公共財產(chǎn),粉絲經(jīng)濟只是粉絲社群運行方式的一種。我們可以說(shuō),在消費社會(huì )的格局下,粉絲經(jīng)濟是一種最具主導性的運行方式,既有“‘有愛(ài)’的經(jīng)濟學(xué)”一面,也有“數據勞動(dòng)剝削”的一面。在“數碼人工環(huán)境”下,無(wú)論是“有愛(ài)”還是“剝削”,都有具體的數據和算法。

  我們看到,“數碼人工環(huán)境”概念的提出,不但使“網(wǎng)絡(luò )性”的概念落實(shí)了,也更豐富、更具系統性。事實(shí)上,只要“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概念內涵確立了,“網(wǎng)絡(luò )性”的提法就可以取消了,“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概念內涵就是“網(wǎng)絡(luò )性”。那么,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是否可以直接定義為基于“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文學(xué)?

  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發(fā)展成熟有一個(gè)過(guò)程,其中一個(gè)最重要的向度,就是對其區別于紙質(zhì)文學(xué)的媒介特征——“網(wǎng)絡(luò )性”的充分認識和實(shí)現,也就是“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形成和對其的自覺(jué)。在我的觀(guān)察中,大約在2015年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出現明顯的風(fēng)格“轉向”,這和網(wǎng)絡(luò )一代的崛起有直接關(guān)系。我在一篇論文中,稱(chēng)之為“二次元轉向”,并將此前作為主潮的網(wǎng)文稱(chēng)為“傳統網(wǎng)文”。但王玉玊不同意轉向的說(shuō)法,認為這并不是一種“創(chuàng )作方向上的轉換或者說(shuō)代際更迭導致的借鑒的主導文化資源的置換”,因為“二次元網(wǎng)文”每一個(gè)經(jīng)典特征都能在“傳統網(wǎng)文”中找到大量的對應物。她認為,在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形態(tài)形成的過(guò)程中,一直有兩種力量在互相拉扯:現實(shí)主義的文學(xué)傳統和基于“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創(chuàng )作趨向。一開(kāi)始傳統文學(xué)慣性可能更強大,看到的就是傳統網(wǎng)文的形態(tài),在傳統網(wǎng)文的形態(tài)之中數碼人工環(huán)境底層邏輯依舊是存在的,只是更好被掩藏在底下。漸漸地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開(kāi)始走向更充分的自我實(shí)現,漸漸甩脫了一些現實(shí)主義的文學(xué)傳統和慣例,實(shí)現了更加充分的自我實(shí)現,于是看到了一種更加明晰的基于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我現在同意王玉玊的觀(guān)點(diǎn),并且意識到,作為中文系出身又缺乏游戲經(jīng)驗的“傳統學(xué)者”,我對“數碼人工環(huán)境”元素缺乏辨識力。出于謹慎,王玉玊在論著(zhù)中,只將“游戲化向度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稱(chēng)為“基于(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我倒反而想更激進(jìn)一些,直接將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定義為基于“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文學(xué)。因為,對于一種新媒介文學(xué),定義只能基于媒介的核心特征和創(chuàng )作發(fā)展的趨向。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畢竟只發(fā)展了20余年,處于網(wǎng)絡(luò )時(shí)代的開(kāi)端時(shí)期,“傳統網(wǎng)文”只是過(guò)渡形態(tài)。目前學(xué)院派指認的具有“經(jīng)典性”的作品大都屬于“傳統網(wǎng)文”,其“經(jīng)典性”只能在“斷代史”的限制內討論,不能影響其文學(xué)形態(tài)的定義。當然,對于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定義,目前也是初步想法,有待進(jìn)一步討論。

  從“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概念出發(fā),文學(xué)性的“網(wǎng)絡(luò )重生”也有了全新的母體。這些年來(lái),學(xué)術(shù)界一直討論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獨立評價(jià)標準的建立問(wèn)題。但是,如何才能擺脫傳統(紙質(zhì))文學(xué)標準的規定性影響呢?“數碼人工環(huán)境”概念的建立有釜底抽薪之功,它的厲害之處不僅在于建立了一個(gè)“平行空間”,更在于發(fā)現了作為中介的“環(huán)境”。按照麥克盧漢的說(shuō)法,當媒介轉型之機,媒介被發(fā)現了。在“數碼人工環(huán)境”這一新概念的建構過(guò)程中,傳統文學(xué)中“世界”建構的人工性,也被暴露了出來(lái)。

  王玉玊將“數碼人工環(huán)境”中被設定的“世界”與艾布拉姆斯《鏡與燈:浪漫主義文論及批評傳統》中稱(chēng)之為“自然”的“世界”作對比,指出既然在艾布拉姆斯定義中的“世界”“可以是人物和行為,可以是思想和情感,那么它就不是文學(xué)作品中的‘環(huán)境’;既然‘世界’是直接或間接地導源于現實(shí)事物的,那它也就必然不是作為其源頭的‘現實(shí)’。當我們將現實(shí)主義的創(chuàng )作原則簡(jiǎn)單地理解為文學(xué)藝術(shù)反映世界的時(shí)候,常常忽略了這個(gè)作為中介的‘世界’的存在”。

  為什么這個(gè)作為中介存在的“世界”在以現實(shí)主義為代表的傳統(紙質(zhì))文學(xué)中會(huì )被忽略呢?不僅由于它是摹仿現實(shí)世界創(chuàng )作的(1∶1的尺度、透明的語(yǔ)言、樸實(shí)無(wú)華的技巧),更在于它不是對于現實(shí)粗略的摹仿,而是“透過(guò)現象看本質(zhì)”(文學(xué)藝術(shù)發(fā)展到現實(shí)主義階段已經(jīng)超越了柏拉圖的“摹仿說(shuō)”),無(wú)論是現實(shí)主義的“鏡”,還是浪漫主義的“燈”,都是“世界”的先在規定性。只要一個(gè)地域一個(gè)時(shí)期的人們,對于世界的真實(shí)持有共同的理解和信念,藝術(shù)家們“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創(chuàng )作就被認為是展現了更真實(shí)的“世界圖景”?;蛘哒f(shuō),在印刷文明時(shí)代,特別在浪漫主義、現實(shí)主義文學(xué)興盛的啟蒙時(shí)代,人們正是通過(guò)小說(shuō)展現的“世界圖景”去建構對世界的理解的。

  事實(shí)上,浪漫主義對“燈”的秉持,本身就是“現實(shí)之鏡”破碎的前兆?!皯撟叩酶h一些;心靈必須背叛自己,催生新我,必是這一活動(dòng),鏡變?yōu)闊簟??!盁簟笔菍Α靶撵`”這一媒介的發(fā)現和主觀(guān)強化。如果說(shuō),現實(shí)主義背后是基于啟蒙信仰的堅定明朗的世界觀(guān)(世界有本質(zhì),并且可以被認識),浪漫主義背后,則是“偉大的心靈”用以“燭照”世界的價(jià)值觀(guān)。盡管浪漫主義的才子們個(gè)個(gè)以“上帝之子”自命,但對于“上帝是否只有一個(gè)”的問(wèn)題已然懸置。到后現代轉型之際,文學(xué)世界已經(jīng)不能再在現實(shí)世界中隱身,“世界設定”暴露出來(lái)。于是,在“純文學(xué)”和通俗文學(xué)方向,我們分別看到了各種各樣的超現實(shí)主義的“變形記”和作為“擬宏大敘事”的“第二世界”。進(jìn)入網(wǎng)絡(luò )時(shí)代以后,在基于數碼邏輯運行的虛擬環(huán)境中,你所設定的世界是否遵守萬(wàn)有引力規則都是可以選擇的了。做世界設定不僅是每一個(gè)創(chuàng )作者擁有的權利,也是在一部作品展開(kāi)前需要向讀者申明的規則。在中介的意義上,普通網(wǎng)文作者建構的世界,和托爾金的“中土世界”、卡夫卡的“城堡”、馬爾克斯的“馬孔多”,以及巴爾扎克的“巴黎”的關(guān)系,都是平行世界的關(guān)系。這些“作為中介的世界”,是作者和讀者基于自覺(jué)或不自覺(jué)的約定或共識而建立的公共交流平臺,這些構成“傳達互動(dòng)的條件”的約定或共識,被東浩紀稱(chēng)之為“想象力的環(huán)境”,有時(shí)“想象力的環(huán)境”也被直接指認為數據庫。

  在“平行世界”的概念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自然獲得了與傳統(紙質(zhì))文學(xué)平等的地位。這是兩種不同的文學(xué)形態(tài),它們的依托環(huán)境、想象力環(huán)境、主體(作者、讀者、作品人物)狀態(tài)、文學(xué)要素、文本內部遵循邏輯、語(yǔ)言等,都有明顯的不同。簡(jiǎn)要列表如下:

  在做出這樣系統性的區分后,我們很難再用傳統(紙質(zhì))文學(xué)的批評標準去衡量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因為,那些對于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很重要的東西,如世界設定、人物設定、人物關(guān)系設定、梗,傳統體系里根本沒(méi)有。而傳統體系里特別重要的東西,如作品的思想深度、環(huán)境的典型性、人物的立體性,等等,又在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出現以前就不斷被瓦解。但這并不意味著(zhù)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一定是“平面化的”“動(dòng)物化的”?!皵荡a人工環(huán)境”是一種“人和物(自然)都受互聯(lián)網(wǎng)控制的環(huán)境”、一種數字化生存環(huán)境,基于這一環(huán)境的文學(xué),必然要面臨無(wú)數的人類(lèi)新命題,只是要處理這些新命題需要新的理論資源。所以,建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獨立的評價(jià)體系,加強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理論建設,勢在必行。

  新環(huán)境下“學(xué)院派”如何重建專(zhuān)業(yè)批評

  網(wǎng)絡(luò )媒介和專(zhuān)業(yè)批評之間,本來(lái)就存在著(zhù)悖論。網(wǎng)絡(luò )是去中心化的、去精英化的,專(zhuān)業(yè)批評就是中心化和精英化的化身。亨利詹金斯曾專(zhuān)門(mén)討論了在粉絲“集體智慧”的挑戰下,“專(zhuān)家范式”(主要特點(diǎn)為:精通有限的知識,具有壟斷資訊的特權,必須遵守傳統和規范,證書(shū)化,等等)顯示出的“老大僵硬”狀態(tài)。

  在媒介變革之際,原本占據文化中心位置的學(xué)院派具有充分的警覺(jué)和反省能力是十分必要的,但這并不意味著(zhù)在網(wǎng)絡(luò )時(shí)代,學(xué)院派的專(zhuān)業(yè)批評和研究就沒(méi)有合法性,只是我們必須在新環(huán)境下重建自己的專(zhuān)業(yè)性?!皵荡a人工環(huán)境”概念的提出,也為學(xué)院派重建專(zhuān)業(yè)批評提供了新的動(dòng)力和要求,一些任務(wù)和方法也更明確了。

  第一,倡導“學(xué)者粉絲”立場(chǎng)方法的必要性和掌握“數字人文”方法的迫切性。

  “學(xué)者粉絲”是詹金斯等粉絲文化研究者20世紀90年代起提出的一種“新型民族志”的研究身份和立場(chǎng),我認為中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研究應該延續這一路徑,這些年也一直和研究團隊努力踐行。在“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概念下,深感其必要性進(jìn)一步加強了。

  所謂“學(xué)者粉絲”,就是研究者不再外在于粉絲群體,不再像過(guò)去時(shí)代的學(xué)者那樣,以田野調查的姿態(tài)走進(jìn)部落,找到“社群的‘心’”,而是作為粉絲社群的一員,為自己為伙伴為社群發(fā)出心聲。詹金斯等人倡導這一研究范式的轉型時(shí),還是在前網(wǎng)絡(luò )時(shí)代,趣緣社群還是在線(xiàn)下空間。進(jìn)入網(wǎng)絡(luò )時(shí)代,傳統研究與粉絲研究已經(jīng)隔了一層“次元之壁”,而“數碼人工環(huán)境”的概念更讓我們看到,那是一個(gè)獨立完整的平行空間,其虛擬性和數碼邏輯都超出了“三次元人”可以“將心比心”“推己及人”的范疇,需要我們化身(avatar)其間。

  數碼邏輯也迫使我們必須使用數字人文的研究方法。這種方法已經(jīng)引進(jìn)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研究幾年了,我帶領(lǐng)的研究團隊也一直在努力嘗試。同學(xué)們首先遇到的障礙是技術(shù)問(wèn)題:文科生不會(huì )編程。但人工智能技術(shù)的發(fā)展(如最近大火的ChatGPT)似乎已經(jīng)可以給我們提供基礎工具了,現在考驗我們的是態(tài)度問(wèn)題。我們先不要問(wèn)人工智能不能做什么,先要看它能做什么,它能做的人工做得了嗎;如果做不了,就要學(xué)會(huì )使用讓它做。但首先要保證,我們能充分掌握這把利器。只有把人工智能的能力充分發(fā)揮出來(lái),我們才知道,人的用途是什么,使用的過(guò)程也是學(xué)習過(guò)程。一個(gè)好的數字人文研究者,不但要以數字人文為“器”,還要以數字人文為“思”。我們只有主動(dòng)去學(xué)習數字人文的新語(yǔ)法,才能把數字人文研究的新范式嫁接在原有的研究方法上,使其成為文學(xué)研究的加強版、升級版,將印刷文明階段數百年積累的成果方法加上數字的引擎。如果我們一味拒斥、麻木不仁,一旦整個(gè)學(xué)術(shù)研究發(fā)生系統性轉型,未及內部轉型的學(xué)科就可能在“降維打擊”中被格式化。

  第二,建立“學(xué)院榜”的重要性。

  “學(xué)者粉絲”可以分為“學(xué)者型粉絲”和“粉絲型學(xué)者”兩種身份。前者的本質(zhì)是粉絲,“學(xué)者”只是作為粉絲的一種特殊“裝備”,有的粉絲的“裝備”是歷史知識,有的粉絲的“裝備”是工程師思維,我們的“裝備”是文學(xué)閱讀經(jīng)驗和解讀能力,如此而已?!胺劢z型學(xué)者”的本質(zhì)是學(xué)者,粉絲經(jīng)驗是研究的資源。在學(xué)者粉絲范式的研究中,一個(gè)學(xué)者所在粉絲群體的質(zhì)量,往往會(huì )影響其學(xué)術(shù)研究的質(zhì)量。當然,粉絲經(jīng)驗如何轉換,考驗學(xué)者的能力。

  互聯(lián)網(wǎng)媒介前所未有地激發(fā)出業(yè)余者的參與熱情和能量,對“專(zhuān)業(yè)范式”發(fā)出挑戰,但挑戰的只是傳統范式下的專(zhuān)家。從學(xué)者粉絲的范式出發(fā),專(zhuān)業(yè)者和業(yè)余者不是對抗關(guān)系,專(zhuān)業(yè)者是從業(yè)余者中轉化而來(lái)的。每一個(gè)專(zhuān)業(yè)者都應該曾經(jīng)是(最好一直是)積極的參與式粉絲,在與社區粉絲分享“集體智慧”的基礎上,那些“專(zhuān)門(mén)的知識”、學(xué)術(shù)規范和學(xué)術(shù)傳統,才構成其專(zhuān)業(yè)者的資格。

  “學(xué)者型粉絲”的陣地就在網(wǎng)文第一線(xiàn),在“本章說(shuō)”下寫(xiě)出高贊的段評,在微博、B站、知乎等社交平臺寫(xiě)出高轉發(fā)的帖子,總之,以用戶(hù)ID而非學(xué)者Title重新獲得尊重和影響力。作為“粉絲型學(xué)者”則需要重建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評價(jià)體系,其中,做“學(xué)院派”榜單是基礎而重要的一項工作。

  進(jìn)入消費時(shí)代以后,文學(xué)場(chǎng)發(fā)生的一個(gè)重大變化,就是頒發(fā)象征資本的權力一再向消費大眾傾斜。在數碼經(jīng)濟運行機制下,網(wǎng)文讀者的選書(shū)意愿更直接以算法的方式呈現在數據榜單中。

  在付費模式(2003年建立)中,由于自覺(jué)付費的用戶(hù)(由于看盜文方便,付費用戶(hù)基本只占10%—20%左右,有時(shí)甚至低于10%)大都是高參與度的“社區型用戶(hù)”(不僅真金白銀地訂閱、打賞,還積極投票、發(fā)表評論,至少喜歡看“本章說(shuō)”等只有付費用戶(hù)才能看到的評論),所以,商業(yè)榜本身具有文學(xué)評價(jià)的導向。我們可以說(shuō),付費模式下的商業(yè)榜也是某種意義上的“精英榜”。

  2018年以后,基于流量經(jīng)濟的免費模式興起。與付費模式不同,免費模式吸納了大量的“下沉用戶(hù)”,不但囊括了大部分盜版用戶(hù),也吸納很多從來(lái)沒(méi)有讀過(guò)網(wǎng)文的讀者。這些用戶(hù)更是以文藝產(chǎn)品消費者而非網(wǎng)文愛(ài)好者的心態(tài)閱讀網(wǎng)文的,大數據個(gè)人推薦更是基于每個(gè)人的欲望模式而非閱讀口味,“好看”和“好書(shū)”之間的價(jià)值鏈條斷掉了,于是,“千人千面”的推薦榜就失去了公共性,很多人在享受個(gè)性化服務(wù)的同時(shí),反而需要到“書(shū)荒廣場(chǎng)”求個(gè)人薦書(shū)??梢哉f(shuō),越是大數據推薦系統,越需要人工榜單的補充。

  事實(shí)上,即使在付費模式運行最為良好的階段,人工榜單也一直存在。其中,既有“三江閣”(起點(diǎn)中文網(wǎng))這樣代表網(wǎng)站編輯導向的推薦榜;也有“農糧榜”(龍的天空)這樣代表“老白”(資深讀者)口味的“口碑榜”;此外,還有各種推文大V的個(gè)人推薦(如小紫推文、赤戟的“書(shū)荒救濟所”等),都發(fā)揮著(zhù)非常積極的作用。

  在這些人工榜中,“學(xué)院榜”不該缺席。分眾的社會(huì )只是削弱了專(zhuān)家精英集團的審美霸權,并非取消其存在的價(jià)值。在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場(chǎng)各種力量復雜的斗爭中,學(xué)院派應該參與博弈。

  事實(shí)上,當分眾進(jìn)行到越來(lái)越細、圈子越來(lái)越小的階段,更需要具有超越性和公共性的評價(jià)體系成為公眾價(jià)值鎖定的錨點(diǎn)。學(xué)者粉絲的“學(xué)院榜”可能成為錨定點(diǎn),是因為背后有一個(gè)相對穩定的文學(xué)評價(jià)體系——它來(lái)自文學(xué)傳統,來(lái)自學(xué)術(shù)規范,又經(jīng)過(guò)學(xué)者粉絲的轉化,獲得了網(wǎng)絡(luò )重生。當然,這個(gè)網(wǎng)絡(luò )重生的文學(xué)評價(jià)體系還在建設過(guò)程中,但理論建設必須建立在批評實(shí)踐的基礎上。追蹤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瞬息萬(wàn)變的發(fā)展進(jìn)程,即時(shí)推出具有一定公信力、影響力(同時(shí)也具備試錯功能)的榜單,可以為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史的寫(xiě)作和評價(jià)體系的建立提供扎實(shí)的基礎。

  第三,促進(jìn)新理論原創(chuàng )性及其與傳統理論的對話(huà)性。

  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研究一方面需要接地氣的實(shí)踐批評,另一方面也非常需要原創(chuàng )性的理論開(kāi)出一片新天地。這項任務(wù)恐怕要落在“網(wǎng)生一代”年輕學(xué)者身上,因為,他/她們元氣滿(mǎn)滿(mǎn)的新經(jīng)驗,需要新的理論體系才能表達,如果囚禁在既有體系里,新事也會(huì )被說(shuō)舊。一旦能有原創(chuàng )概念(如這里提到的“數碼人工環(huán)境”“虛擬性性征”),整個(gè)體系就有了新的支點(diǎn)。當然,把整個(gè)論述建立在自己原創(chuàng )的概念上,這確實(shí)需要勇氣。這個(gè)概念立不立得???在此基礎上展開(kāi)的整個(gè)理論體系是不是立得???這是對研究者學(xué)術(shù)能力的挑戰,對此,學(xué)術(shù)界應該持鼓勵和包容的態(tài)度。

  在我看來(lái),網(wǎng)生一代研究者的研究發(fā)展可以分為三步:第一步,創(chuàng )造新的概念充分表達自己的生命經(jīng)驗。第二步,在更豐富的生命經(jīng)驗的基礎上完善理論框架。第三步,打通與傳統理論的關(guān)系,在彼此對話(huà)中,進(jìn)行一種更具理論連通性的考察。因為新理論提出了新參數,以此為契機,既有理論系統就可以被打開(kāi),在新的維度上重新考察。比如,王玉玊將“數碼人工環(huán)境”中“世界設定”的概念,與艾布拉姆斯使用的“世界”概念做比較,就打開(kāi)了與文學(xué)傳統理論的對話(huà)關(guān)系。這種對話(huà)關(guān)系可以進(jìn)一步延展。

  總之,作為數碼時(shí)代的第一代“原住民”,“網(wǎng)生一代”學(xué)者有著(zhù)非常廣闊的理論探索空間。因為其身份不僅僅是亞文化的經(jīng)驗表達者和闡釋者,甚至也并不僅僅是自身理論的建構者,而可以是理論的更新?lián)Q代者,使誕生于印刷文明、工業(yè)文明的理論,能夠進(jìn)入網(wǎng)絡(luò )文明的系統,在2.0、3.0版的更新中,獲得一個(gè)連續性的發(fā)展。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