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作家網(wǎng)原網(wǎng)站入口
穿過(guò)城市的那條河
來(lái)源:遼寧作家網(wǎng) | 作者:馬莉莉  時(shí)間: 2022-12-06

  這是一條如絲帶的河,她把所有的美麗纏繞在小城的腰肢上,盡顯美麗、婀娜。無(wú)論是怎樣的天氣,她都呈現一種小家碧玉的清秀。從這頭到那頭,就像勒進(jìn)城市軀體的絲線(xiàn),不華貴,但脫俗的清新,令人刮目。

  我不知道這條河的源頭,或許她的時(shí)代太過(guò)久遠,是源于大青山的那條溪流,還是六股河畔的哪一個(gè)分支,我沒(méi)去探求過(guò)無(wú)從知曉。只是在我近乎遺忘的記憶里,彎彎曲曲,或平緩或湍急,或寬敞或狹長(cháng),不知疲倦,一路奔騰到大海。蜿蜒的河床,以一條細流的流淌漂浮著(zhù)兩岸的落英花瓣,枯老的樹(shù)葉雜草,嘩啦啦的唱醒古城的黎明,將熙熙攘攘的喧鬧黃昏挑在晚歸的斜陽(yáng)之上,再然后,沉默,以她的沉默,穿過(guò)日漸繁華的小城,也穿過(guò)了我幾十年神思遐想的荒原。

  我一直這樣稱(chēng)呼她———南河。我們這樣叫她,就像喊著(zhù)一個(gè)親人的名字。

  其實(shí),很久以前,我一直想用手中拙劣的文字把家鄉“城、泉、山、海、島”幾個(gè)景點(diǎn)寫(xiě)全,而完全忽略了一直伴我成長(cháng)的這條河,不是因為忽視,而是近些年河床凹凸得像一塊塊斑點(diǎn),河水不再清澈。她也是有思想的,也有她的喜怒哀樂(lè ),不然那年的一場(chǎng)大雨,又怎會(huì )令她咆哮震怒,把一聲聲吶喊漫過(guò)堤岸,淹沒(méi)臨水而居的人家?可能唯有這時(shí)人們才記得南河也是有鮮活生命的。城市發(fā)展是一把雙刃劍,即可披荊斬棘,也可弄傷自己。

  我一直羨慕依山傍水而居的人,羨慕隨意在水中嬉戲玩樂(lè )的人群,那一河清澈的水,仿佛是他們獨享的勝景。因此,腦海里時(shí)常閃現很久很久以前那個(gè)美麗的畫(huà)面:夕陽(yáng)漸漸隱沒(méi)在遠處河對岸的小樹(shù)林中,金黃的落日余輝把河面映照得波光粼粼,淘氣的小魚(yú)鉆出水面蕩出圈圈漣漪,蜻蜓在河面上飛過(guò),落在河岸邊的野花上,一群歸巢的小鳥(niǎo)飛入叢林,微風(fēng)拂過(guò)一陣清涼,草叢中的蟄蟲(chóng)也開(kāi)始了入夜的演唱?;秀遍g,我就像踏進(jìn)桃花源一樣,把自己融入其間,心中更時(shí)常留戀南河昨日俏麗的容顏。

  如果說(shuō)一條河是一座城市的名片,還不如說(shuō)一條河是一座城市發(fā)展的見(jiàn)證,喧囂和靜默間,她的清澈渾濁,深淺和寬度或許并不能說(shuō)明什么,但是否能代表什么暗示呢?我說(shuō)不清楚。我只是知道,人們日益富裕的生活更需要清潔典雅的生活空間,藍天碧水,翠柳依依,晨曦放一群鳥(niǎo)兒鳴翠,夕陽(yáng)逐一泓清波歸隱。

  時(shí)光流逝,有太多的細節流于疏忽。在感受時(shí)間變遷,記錄生活的蛛絲馬跡的同時(shí),在南河岸堤上,令人麻木的神經(jīng)意外的多了幾分欣喜,也多了些許的感動(dòng)。

  或許被忽視的久了,不知從什么時(shí)候起,南河已悄然地改變了模樣。堤壩變得平整寬敞,兩側的路燈熠熠生輝,岸邊的垂柳隨風(fēng)起舞,沿河的甬路一直向前,整潔幽靜而富有情調,隨堤就勢的草坪花朵爭相斗艷,玲瓏剔透的假山,彎彎曲曲的鵝卵石小路,古樸鏤空的影壁墻,樹(shù)墩旁的休閑木椅,多個(gè)親水平臺、音樂(lè )噴泉無(wú)不拉近了人與自然的和諧,岸邊幾處小廣場(chǎng)和典雅別致的小亭子給愛(ài)鍛煉的人們提供了高品質(zhì)的休閑場(chǎng)所,小公園的雕像更是給美麗的南河增添了幾許嫵媚和俏麗。聽(tīng)著(zhù)橡膠滾水壩嘩嘩的流水,就像聆聽(tīng)一曲細碎輕柔的樂(lè )章,舒緩溫婉的靈動(dòng)音符好似九天外飄下人間的醉人吟唱,那種自然得近乎原始參雜著(zhù)現代美感的景觀(guān),足可以讓人們把俗世的紛紛擾擾如煙消云散,令喧囂的塵埃不復存在。清澈的河水涌動(dòng)著(zhù)一股前所未有的激情,如戀愛(ài)中的少女般熱烈。河中有一處高地,茂密的小樹(shù)蒼翠欲滴,十多只白色的水鳥(niǎo)在那棲息、嬉戲,河岸北側新建的高檔住宅小區“河畔花園”“水岸綠洲”大概都是因此而得名吧?

  傍晚,徒步南河岸堤上。清涼的晚風(fēng)梳理垂柳的絲絲長(cháng)發(fā),河面皺起的層層波瀾,就像妝畫(huà)了滿(mǎn)河的溫柔,偶爾的幾聲夜鳥(niǎo)的鳴叫,逗引著(zhù)玩耍的孩子們一陣驚呼和追逐,喜歡釣魚(yú)的人坐在岸邊的小馬扎上潛心垂釣,淡淡的月光初上,依然沒(méi)能打消垂釣者的熱情。三三兩兩散步人群讓河岸邊逐漸熱鬧??粗?zhù)月影在河中蕩漾的波紋,多想讓時(shí)空止步,讓時(shí)間停滯,趁著(zhù)美好的月色,劃一葉扁舟在河中,自在悠閑的對著(zhù)明月吟詩(shī),愜意的舉著(zhù)酒樽喝下督軍府的酒,把盈盈的月光捧在手心,彈一曲箜篌,唱一曲月下的阿嬌,悄然享受人與自然的和諧,享受大自然的饋贈,享受一泓河水帶來(lái)的清爽怡情,該是多么的暢快淋漓??!沉醉在濃濃的夜色里,空氣中彌漫著(zhù)百花的香氣,一種久違的溫暖緊緊地環(huán)繞著(zhù)我,心底涌起的感動(dòng)濕潤了眼眸。

  生命注定是以水為源的。細細品味這濃淡相宜的南河岸邊各處景觀(guān),展現人們視野里的無(wú)不是一派祥和寧靜的美。相信,南河這幅美麗的畫(huà)卷在小城人民的手中會(huì )越來(lái)越美麗,越來(lái)越年輕充滿(mǎn)朝氣!

  坐在桌前,從窗口眺望燈火輝煌,霓虹閃閃的熟悉城市,任由那條美麗的河浮起、穿越,穿過(guò)城市蘇醒后的每一個(gè)角落,蕩滌俗世間的塵埃,多一些,再多一些澄凈、通明......

  朦朧中,似乎有了一種平淡幸福的感覺(jué)。

上一篇:望溪漫談

下一篇:貪婪的長(cháng)筒襪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