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作家網(wǎng)原網(wǎng)站入口
把故鄉一點(diǎn)點(diǎn)寫(xiě)暖(組詩(shī))
來(lái)源: | 作者:侯明輝  時(shí)間: 2019-12-03
 牡丹:正一點(diǎn)一點(diǎn)穿過(guò)我的身體
 
一定有個(gè)理由    你才選擇在這里盛開(kāi)
選擇千年的月光  
為至死不渝的根、故鄉
選擇百里鄉音的風(fēng) 
為舒緩鋪展的枝蔓、葉片
選擇抵風(fēng)逆霜的太平湖、楠竹山
為繽紛盛開(kāi)的花瓣和蓓蕾
 
這漫山遍野的牡丹
這些說(shuō)著(zhù)巴渝方言、親切無(wú)比的牡丹
多像一列滿(mǎn)載春天、花朵、蜜蜂的火車(chē)
正一點(diǎn)一點(diǎn)穿過(guò)我的身體
穿過(guò)故鄉的風(fēng)痕、蟲(chóng)鳴、古寨、街巷
抵達這座古城的根部、內心
抵達  明月山牡丹花海的露珠、雙唇
淡淡的香、暖暖的芒
傳遞著(zhù)故鄉的燈盞和親人的臉龐
這些山崖、坡地的牡丹呵
如我年邁滄桑的父親
早已習慣   用前躬的膝、前傾的脊、深低的頭
握緊大地的肋骨和風(fēng)雨
握緊這一生的熱愛(ài)和生死相依
 
這一叢叢牡丹
來(lái)源于我哽咽的喉嚨、眼角還是胸膛?
這故鄉最美的牡丹
一定是我    即將迎娶過(guò)門(mén)的新娘
一定是今夜   涌過(guò)我門(mén)檻窗欞的明媚和春光!
 
牡丹:照亮故鄉的千里江山
 
太平紅、千層香、幽山艷、龍華春……
再多開(kāi)一點(diǎn)
就能讓這個(gè)春天   鋪到天邊
大紅、絳紅、粉紅、玫瑰紅……
再濃艷一點(diǎn)
就能讓這牡丹  照亮故鄉的千里江山
 
滿(mǎn)山綻放的牡丹
是一朵朵追逐春天的浪花
還是一座座馱著(zhù)鳥(niǎo)鳴奔跑的丘陵、花海?
劃動(dòng)春光的槳、月光的槳
踉蹌和蹣跚   
就在牡丹花海里蕩漾、盤(pán)旋
露珠、鄉音 
抱緊了我滿(mǎn)是灰塵的衣襟  
花香、蝴蝶 
落滿(mǎn)了我干裂的嘴唇
此刻    我像一個(gè)遲遲晚歸的倦鳥(niǎo)
讓頭顱、腰桿、膝蓋低下來(lái)
低過(guò)所有的游客、蜜蜂、花瓣、泥土
低過(guò)干凈的風(fēng)   純真的疼
由淺入深   由淡轉濃
我的內心、手掌、淚珠、鼾聲
被這一朵朵山水牡丹   一步步占領(lǐng)
 
在故鄉    一定有一場(chǎng)春雨
浣洗著(zhù)我的憂(yōu)傷、衰老、貧窮、貴賤
也一定    有一朵牡丹 
輕輕暖過(guò)我千年的風(fēng)景與經(jīng)典!
 
牡丹:推開(kāi)春天的溝壑、田野
 
誰(shuí)能推開(kāi)春天——
推開(kāi)這萬(wàn)千朵牡丹堆疊的溝壑、田野?
誰(shuí)能抱緊故鄉——
抱緊親人們日益急促的呼吸、白發(fā)、淚光
 
八百里加急的精華山  明月山
一定是牡丹仙子
狂奔過(guò)三月的白馬、暗香
染綠巴渝大地的桂溪河、回龍河、高灘河
一定是朵朵牡丹  花動(dòng)京城的夢(mèng)回大唐
打開(kāi)這里的秀水、怪石、凈水、叢林
打開(kāi)這萬(wàn)畝花海、百里芳香
那溝渠、坡底的一朵朵牡丹
全都擰亮了自己的燈盞
照亮了我深?lèi)?ài)的古縣、白露、村莊
 
在牡丹花海里尋找喜悅、贊美
在山水中溫習幸福、春光
一朵牡丹迎風(fēng)挺立的姿勢
和親人們扛著(zhù)鋤頭、夾著(zhù)鐮刀站立的姿勢  
是多么的相似
在這里     我要用一支鉛筆
一遍遍翻動(dòng)汗珠中的勤勉、樸實(shí)和卑微
一茬茬收獲牡丹深處的乳名、鼾聲和善良
我要在骨骼中   尋找丟失的五谷和鹽
在目光中   耕種高分貝的塔吊、打樁機、流水線(xiàn)
 
讓寬廣崛起的原野、廠(chǎng)房
奔跑在日新月異的大道上
讓一只鳥(niǎo)兒
輕輕銜起朵朵牡丹,筑進(jìn)霞光……
 
大佛灣,我愛(ài)的前世今生
 
安詳的菩提、蓮葉、荷花、祥云……
化為巖石
化為大佛灣     我佛的千古酣睡?
還是南巖內心   醒來(lái)的萬(wàn)丈紅塵?
 
一片蓮葉   就是一座寺院
一串露珠   是一串滾動(dòng)的佛珠
秋風(fēng)  像清晰悠遠的佛號
緩緩地飄落在我的掌心
此刻   雙手合什  閉上眼睛
忘掉俗世的柴、米、油、鹽
忘掉人間的驚蟄、谷雨、清明、春分
一顆飽受歲月煎熬的心靈
在大佛灣  能獲得幾許安然和寧靜?
在寶頂山  能修得幾粒真諦和梵音?
 
時(shí)光  多像荒野疾馳而過(guò)的馬蹄
更像是落進(jìn)我內心的驟雨
這些向死而生的火焰
用一枝海棠
逼出了我體內所有的麻木和寒冷
看,臥佛頂那兩只巨大的足印
一只是我羽化的前世   一只是我蝶變的今生!
 
千手觀(guān)音,普度我的卑微和善良
 
蓮臺  凈瓶  柳枝  法器
一千只安詳的手臂
是一千條   撫慰我奔波紅塵的道路
一千只微合的眼睛
是一千道   普渡我匍匐塵世的月光
 
以一顆露珠的面容
我和樹(shù)木、田野、夜色、風(fēng)聲
一起虔誠地跪伏在你的身旁
千手千眼  大慈大悲的觀(guān)世音菩薩
你用哪一朵云朵
濯洗著(zhù)我卑微和虛偽的肉體
你用哪一朵鳥(niǎo)鳴
喚醒著(zhù)我靈魂深處的安詳和善良?
梵音低緩    月色微涼 
一花一葉   是我千年輪回的寶頂山
大豐大足   是我內心燃燒的火焰和故鄉
 
風(fēng)吹千年   千年風(fēng)霜
救苦救難的千手觀(guān)音
仍用指尖那澄澈、清涼的瀨溪河
為我
演繹著(zhù)南山的幸福   北山的吉祥
濕潤出我草木蓊郁的內心和花香!
 
廟上村,山楂樹(shù)有福了
 
拂過(guò)廟上村的風(fēng) 
是有福的——
拂過(guò)這大片大片山楂樹(shù)的手 
更是有福的——
此刻  春風(fēng)在我的掌心打轉
毛茸茸的花苞、嫩蕊 
在我的喜悅里     擺渡著(zhù)春天!
 
九渡河如此安詳  
廟上村的夜色如此安詳
遙遠的烽火和一棵棵山楂樹(shù)
在我的內心   次第綻放
先行者的腳步和火種
多像是清明時(shí)節  那淋淋漓漓的雨滴
暖暖地吻過(guò)我的肩頭和臉龐
大刀  長(cháng)矛  鐵錘  鐮刀
更是我遠去的親人
隱居在我身體深處
照亮著(zhù)今天簡(jiǎn)單、質(zhì)樸的春光和暗香
 
行走在廟上村
每一棵和我擦肩而過(guò)的山楂樹(shù)
都是我的祖先和情人
每一聲掠過(guò)我耳畔的風(fēng)聲和鳥(niǎo)鳴
都是我加倍珍惜和擁有的
花朵  青草   雙眸  嘴唇??!
 
愛(ài)在阿拉善
 
只有在阿拉善
才能抬抬手   就觸摸到白云、藍天
才能觸摸到每一顆沙粒的往事和溫暖
在這里   我馬不停蹄的暮色和愛(ài)情
總是被憂(yōu)傷的蒙古長(cháng)調
吹得那么遼闊  那么遠
 
賀蘭山多像是一匹駿馬
那萬(wàn)畝梭梭林可是怒目昂首的馬鬃?
套馬桿   馬頭琴   牧場(chǎng)  駝鈴
一定是疾飛猛進(jìn)的馬蹄
正疾風(fēng)暴雨般  
打濕我沉睡千年的大漠荒灘
多想用倉央嘉措的一首小詩(shī)
感化這漫天黃沙的狂暴、貪婪
多想舉一朵向死而生的火焰
照亮了阿拉善  
逐漸醒來(lái)的草原和春天
一顆顆滴落的春光和福音
在我消瘦的臉龐上 
發(fā)芽、吐綠、受孕、淚水漣漣
 
在阿拉善
翻動(dòng)月亮湖的水草、蘆葦
那波瀾起伏、跳躍追趕的
一定是我深?lèi)?ài)的故鄉、初戀、春天……
 
春天,離故鄉有多遠
 
沙拐棗使勁揚起青筋暴起脖子
籽蒿使勁扯開(kāi)冒煙的嗓子
騰格里舉起了奄奄一息的額濟納河
舉起了大漠  對一滴水珠的懷念和奢盼
 
浩瀚的沙海吞沒(méi)了最后的道路
流動(dòng)的沙丘侵占著(zhù)生存的家園
孤單的駱駝和山羊
常常對著(zhù)落日    流淚、呼喚
冷冷的月光  
抱緊了老牧民鞭桿上的饑渴和淚眼
多少天沒(méi)有下雨、下雪了
十天還是半年?
萎縮的牧場(chǎng)能夠喂飽幾只山羊?
居延海邊還會(huì )有幾縷故鄉的炊煙?
 
春天  離阿拉善有多遠?
是那條滋潤的河  還是綠色的防沙林?
斧刃告別野蠻   電鋸回歸田園
一把鐵鍬  就是我一個(gè)好兄弟
一棵樹(shù)苗    就是戰勝沙漠的旗幟和誓言
獵獵的胡楊林、青海云杉
正一寸寸抵達我的汗珠和春天!
 

贊1